颗颗

【旭润】我家凤凰开花了(短篇完)

一纸白头:

※花吐症私设


※原剧情魔改


※OOC预警(超大声)


 


1、


 


近日天宫出了件大事,天庭的火神二殿下涅槃之际受奸人暗算落入凡间,幸得先花神与水神之女锦觅相救,才安然返回天庭。


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且不论那先花神、水神和风神那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恨纠葛,也不管那天庭大殿下和二殿下外加这霜花仙子情缘几何。


我们倒霉的天庭二殿下火神大人近日染了怪病。——现了原形,成了个头顶冒火的小凤凰,还隔三差五“啾啾啾”地……满嘴喷花。


 


>>>>>>>


 


栖梧宫。


 


“啾!噗——!”天界二殿下吐出几片牡丹花瓣,稳稳落到天后头上。


“什么!你说旭儿会因此耗尽气血!”


岐黄仙人缩着脑袋,苦巴巴地看着天后那快戳死他的眼睛。“这二殿下因心系他人,思念郁结,故精血仙气与心肺凝滞,才有吐花之症。此病百年难闻,多是人间那情窦初开的男女才患得。可……可能是此番落入尘世,不,不小心沾染了。”


“此症说难不难,只需殿下心系女子一吻,解其心魔,便可无恙。但有唯有一点,此女子必须与二殿下心意相通,否则也是无用的。只是这二殿下心系之人……”


 


岐黄仙人抬头看了天后一眼,感觉对方眉毛都快着了。


 


都说这天界二殿下去了趟人间,呼啦啦地烧成了个黑乌鸦,被花界锦觅仙子救助。一回来又染上这“陨花症”的怪病,这个中缘由自然一眼便知。只可惜,这二殿下得心上人,似乎是大殿指腹为婚的之人,前几日才在大殿上正式定了。


 


哦,说起来,当时天后也在场。


她还顺带给她家企图阻止的亲儿子使了点绊子。


 


“若要锦觅仙子一吻,这恐怕还需问问大殿……”


 


“此事岂容他置喙!”天后闻言大怒。“水神长女何在!只要能救旭儿一命,将锦觅剥皮拆骨又何妨!”


“啾——!噗——!”一阵鸟鸣,牡丹花瓣和雨似的往下落。


“母神……”化为原形的旭凤终于发出了人声,略带疲倦道。“母神且息怒,锦觅现已于天宫。此刻怕是在叔父的姻缘馆,明日我将此事告知兄长,与他商量一二,一切全因孩儿自身,与人无尤,莫要牵连无辜。”


天界二殿下没精神地抖了抖他的鸟毛,还是自己问问兄长好了。


 


这毁人姻缘,是要千刀万剐的。


 


2、


 


璇玑宫内。


 


“我没问题,小鱼仙倌你有问题吗?”


头顶一团月老红绳的水神长女,此刻吃着团子点心,编着绳结,完全不把这事儿放身上,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


 


“无妨。”润玉一旁坐着,一身白衣胜雪,浸在那透亮的晨光里,面上没什么表情。他手摸了摸旭凤的鸟头。道。“此时攸关生死,若是觅儿愿意,自然是好的。”


 


“噗——啾——!”病恹恹的凤凰脑袋倒在润玉膝上,看了眼对方波澜不惊的神色。心想,完犊子,自家兄长定是生气了。


 


吐了人一膝盖的花瓣,旭凤咕咕地啾了两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润玉这脾气他自小是知道的,一副君子端方的模样。从小到大几乎所有负面心绪,难过,委屈只往自己身上捅,对着外头露出他所有能展示的柔软。


 


其实这说好听的是性格温良,说难听的那叫心思深。


可他和润玉是什么关系,几百年的兄弟,小时候他还是小凤雏的时候,啄的都是他兄长头顶的毛长大的(虽然啄一下就会被人挠脑袋就是了)。


 


但这练就了天界二殿下独有的察言观色的功夫。


 


他明显察觉自己兄长在听到这消息时,微微僵硬的神色。哎,从他把锦觅带上天庭的两天他就知道了,自家兄长很喜欢这个精灵古怪的丫头。他自然也是喜欢的,要不怎么会应了对方的要求让她来天界看看。


 


但他没成想自己会这么喜欢。——在听到自家兄长和这小仙子婚约的时候,他觉得胸口冒出了层层叠叠的酸涩,那点酸涩如同气泡一个个上升涨破,直到他难以呼吸。


 


捂着胸口咳出了一地花瓣。


 


……然后他就现原形了。


 


 


“凤凰,来伸嘴。”


眼前一张嘟嘟地红唇近在咫尺,旭凤一抬眼就望见小仙子放大的脸。


 


“觅儿,你莫要心急。”润玉不动声色地推开小仙子的脸,把膝盖上的凤凰也扶到了一边。


完了,生气了,膝盖都不让我靠了。旭凤心想。


 


“禀大殿二殿下,这陨花症来自人间,所以这化解时,必要二人皆为人形才可生效。”岐黄仙人在一旁说。


 


润玉看了眼身边的旭凤。“旭凤,你还能化为人形吗?”病凤凰点点头,努力扑腾了一下翅膀,金光闪过,蔫蔫的二殿下终于成了人样。


 


“当心。”


 


旭凤一手地撑住了墙,朝来服他的润玉摆了摆手。“兄长放心,还撑得住。”


“来吧来吧,快些亲完,我还要给狐狸仙编绳子呢。”不染纤尘的水神长女一脸跃跃欲试的模样,旭凤看了眼润玉又看了眼锦觅。心想,非礼自家嫂子,这么大一顶绿帽子还当着他亲兄长的面。


 


这要他偷偷给送多少漂亮石头赔罪才能摆平啊。


 


胸口的闷气越来越重,旭凤瞥了眼神自家兄长,咬咬牙,伸手扣住少女的后颈,他封了五感,侧头,将唇送了上去。


 


“凤凰,你脸红啦!”小仙子一脸好奇地眨巴眨巴眼。旭凤拳头抵着嘴咳了一声,忽然他捂住心口,浑身如火烧一般,金光闪过,又现回了原形。


 


……竟然没用!?


一旁的岐黄仙人,哐一下把药碗吓掉在地上。


 


3、


 


这几日,“天界大殿、二殿水神长女三人的爱恨纠葛,生死情缘”又添了后续。


 


说是水神长女与大殿下婚约达成后,二殿下竟因求爱不得,染了陨花之症。此症凶险,但也非药石无灵,只得心爱之人真心一吻,便可化解。


这本就是绿了大殿一回的事。


 


可怪就怪在,大殿允了二人一吻后,二殿下那陨花症并未化解,反而病情日甚。都说是那锦觅仙子这是对大殿一往情深,忠贞不二,便无法真心,才救不得了二殿下。


 


天后闻之救子心切,便逼着那锦觅仙子搬入栖梧宫,还要让天帝改了锦觅与大殿的婚事。


此举惹怒了水神与花界,当日双方便杀上天宫,一群人在那大殿之上剑拔弩张,险些大打出手。


最后无果,水神只得问自家女儿意思。小仙子闻言,叹口气道。“好说好说,不就是成亲嘛,谁都行,那凤凰快死了救他一命,算是功德。”


 


水神自觉被自家女儿的大境界感动。


第二日,锦觅仙子便搬入了栖梧宫。


 


>>>>>>


 


“小鱼仙倌,我好惨。”


璇玑宫石桌上,一身紫衣的小仙子与夜神大殿相对而坐,脑袋靠着石桌上,一脸苦兮兮的。


 


近来,为了让二殿下和他的准王妃锦觅培养感情。月下仙人的权利达到了他狐狸生涯的顶峰,毕竟对于男女情爱方面,没有谁比得上这只风骚的老狐狸。连天后都对他和颜悦色了,可惜,来来回回折腾了月余也不见成效。


倒是整个天庭都快成了半个姻缘馆。


 


“如今凤凰如今成了病凤凰,难受就喷花,噼辣啪辣地就是一床,快把我淹死啦!你说,他怎的一只鸟,比我一个花界的葡萄造花造地还勤快。”


 


“旭凤这是病了,要辛苦你些。”润玉伸手将泡好的花茶倒进锦觅杯中。


小仙子抬眼瞧了他,“哎哎”地叹了口气。“其实我倒没什么。不就陪着凤凰么,在花界时我还日日给他浇水呢。只是岐黄仙人说,凤凰这病凶险,虽是仙身,能坚持地久些,可最多也就两月了。


你说,凤凰要是成了死凤凰,一来我心里难过,二来那个天后娘娘不把我葡萄架拆了怕是不能了了。润玉仙,我该怎么办呀。我以后是不是要变成没叶的葡萄啦?”小仙子怕怕地缩起脑袋。


 


“不会的,你且安心。”


这个水神仙上的长女至今对自己究竟是一颗葡萄还是一叶霜花有些迷糊。


润玉素来喜欢她的天真烂漫,如今却也忧心起来。


天后忌惮他为婚事怀恨在心,便不允他常去栖梧宫走动。许多情况他都只能从锦觅这打探。


而今。花陨症一日不除,旭凤心口血便虚耗一日。


若不是只有这一种途径,岐黄仙人也不会日日和那入春的兔子似的,成日一惊一乍。


 


他看着眼前不谙世事的女孩,忽然笑道。“觅儿,今夜想看星河吗?”


小仙子眼睛亮了起来。“好呀。可你们的母神能让我一人出来吗?”


“你带上旭凤。”小鱼仙倌笑地温润如玉。“今夜观星台。我送你们一个礼物。”


 


3、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日月盈则,辰宿列张。


这万千星汉蕴藏着无数因果轮回,人间帝王总在借占星术士之手,观天象窥得一丝天机,便是神魔也不例外。


 


今夜布的是四星亢宿。


一身白衣的夜神大殿立于布星台之上,周身沐浴着星光。


他指尖银光流转,抬手朝东方指去,片刻一道白光贯跃而去,落于遥遥星河之上,四颗明星布于空中。


 


>>>>>>


 


旭凤被锦觅带来时,瞧见自家兄长出尘孑立的背影。


心想,不愧是自家兄长,连个背影都这么有丰神俊朗。


然后,嘴里一个没把门,花又喷了一地。


 


“凤凰,你这都喷一路了,没问题吗?”锦觅仙子一手扶着他,一手给他顺气。凤凰回头看了一眼红白相间的花路,觉得自己母神可能把自己错生成了朵牡丹花精。


 


可惜牡丹花精这几个月都过得不好。月下仙人戏本子看多了,成日给他和锦觅倒腾些有的没的。后来还一大捆红线往他俩脚上缠,可不知缠了几次,依旧未见成效。


折腾他半条命不说,如今他看月下仙人那一身红色就头疼。


 


“今日好些了吗?”润玉布星已毕,回头瞧他们。


润玉说话与他性格似的,轻柔,苏苏软软像是他梧桐琴的声音。




“无妨,还是往日那样。”


 


旭凤几月没见到自己兄长了,对比起月下仙人,他觉得润玉此刻看起来格外地赏心悦目。


眉目含笑似得,好看。


皮肤白白的,也好看。


一袭白衣称得他君子端方得,更是好看。


 


“知道你几日都在宫里,也要出来多走动。便让锦觅带你来了。”润玉知道他不舒服,便伸手扶他。“听说你受了叔父不少折腾。”


 


凤凰回了神,近日他化人形都有些不易,瞧润玉低头看他,不知怎么地,觉得心头一酸,一把拉住人手腕,就不松了。“嗯,受大委屈了。”


这模样和小时候他生病似的,浑身难受偷跑来润玉床上要抱着睡似的。


 


“你啊……”润玉无可奈何地瞧着他。


 


“润玉仙,你今日叫什么来做什么呢?”一旁锦觅忽然问道。


润玉抬头看,故作神秘地笑了笑。“自是好事。”


 


说罢,夜神大殿退了一步,他双手作诀凝神,片刻,应龙寒气凝聚。


空旷的观星台升起一方小境。


那小境,甫一看是一方莲池,上头花叶交错,却没想花叶皆由水汽凝结的冰晶,池边有石桌石椅,桌上放着清酒,石桌后是长长的镂空雕花屏风。


那模样,与润玉自己璇玑宫的布置有几分相似。只因冰水所铸,通透明亮,在星光掩映之下,好似进了那琉璃幻境。


 


锦觅本就是一片霜花,见了这琉璃仙境,登时笑开了。“小鱼仙倌!你真是个大神仙!”


头顶星罗万象,四周玉树琼枝,小仙子在幻境里开心地转着圈。


 


霎时,旭凤背后被人一推。回头,自家兄长站在身后一脸温和地看他。“快去。”


他瞧润玉看他的眼神明快。“叔父的鬼点子,从来都不在正道上,而他不知觅儿喜欢什么,自然折腾你几月不见成效。”


 


他这话说的温和,依旧是往日清风和煦的样子。旭凤看他,心里头却密密麻麻堆了一堆沉沉地沙,那沙顺着他身子往下漏,淅淅索索地似乎连着心头血都给漏光了。


旭凤闷闷低头,攥出一颗石子给人递了过去。“上次回来打算给你,险些忘了。花界的石头。”


 


润玉伸手接过,看了看,那石头看着普通,却在这星光之下如流水般泛着水纹。他没说什么。只笑着催促道。“快,觅儿等你呢。”


 


旭凤点点头,快步走上那一方冰境瞬间,忽的四周零零散散升起了几盏不知名的灯火。那灯火从观星台之下升起,一盏一盏闪着明黄色的光。


 


升起的孔明灯照亮了他苍白的侧脸。旭凤怔怔地看着四周。


万千星辰之下,暖黄灯光点亮了浩瀚天幕,似要暖进人心里去。


 


 


正月十五,人间佳节,点万家灯火。


亢宿东升,宜室宜家。


 


4、


 


“我不治了!死了算了!”


“我也不干了,你死了算了!”


 


几日后,栖梧宫里,被迫同吃同住将近四月的天界二殿下和水神长女彻底疯魔了。


千年红衣狐狸被黄岐仙人抱着大腿,看着眼前的一切只觉得脑袋疼。


 


要说那日观星台一夜,其实二人相处地甚至融洽,谈天说地了整夜,第二日,借着金乌升起,晨光微熹,两人试着又吻了一吻,可花陨症依旧未被破解。


反而那日之后,二殿下得病情愈发严重,常常人形都不能维持,岐黄仙人脸色蜡黄,成日沉浸于自己仙籍不保要贬回下界的恐惧之中。某天战战兢兢,终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可有什么办法。


各种戏本子试过了,花前月下也有了。


人间孔明灯都被大殿下逼得直上观星台了,这水神之女对二殿下得感情依旧是没苗头。


 


“你怕不是个木头吧。”


“我才不是木头,你才木头,你个大鸟榆木脑袋,合该没人要!”水神长女嘴里塞着吃着,边吃边往凤凰身上丢花干。


锦觅心里也委屈,她对于喜欢旭凤这事上也算尽心尽力。前两日竟然还被天后用红莲业火威胁着要烧了她的葡萄藤。小仙子虽然知道她其实没有葡萄藤,可霜花也怕火呀。她爹爹还不在天庭,要万一被烤了她可受不了!


 


“我要喜欢你,我还不如喜欢小鱼仙倌呢!”


“你敢!咳咳咳——!”床上的凤凰闻言猛地咳嗽了起来。


他这声一出,倒是坏了,急火攻心似的,大量花瓣落下,他一咬牙,竟然混着花瓣呕出一大口鲜血。


瞬间凤凰金光在额见显现,仙气涣散,他身后幻影似的一双金翅闪烁着,与往日为了省气力显出的鸟形不同。


 


竟是控制不住气力,要变回凤凰真身。


 


“快来人!叫天帝天后!”


 


>>>>>>>


 


那夜栖梧宫里一群人乱作一团。


天后用红莲业火,全力压制住了凤凰涣散的仙气。天帝用天罡气镇住四方,不使火焰蔓延。红光染透九重天上。远远地都能听到栖梧宫被火燃烧的声音,噼里啪啦似要搅得人心惶惶。


 


润玉找到锦觅的时候,小仙子正一脸焦灰地缩在省经阁角落里。


她一身紫衣边缘被火烧焦了,头发凌乱搭在脸颊边,眼睛红红的。润玉轻轻走过去,脱下身上的外衫,披在少女身上。


 


小鱼仙倌平日里布星挂夜,身上都是那星河中的清寒和一点草木清气。少女将衣服抓紧,她红着眼睛看他。“小鱼仙倌。”


润玉靠在她身边坐下,他眉目掩映在经阁柔柔的光里,看着她的神色依旧温柔。


 


“我是不是,把凤凰害死了……”似乎是刚哭的厉害,她身上还在微微颤抖。


润玉指尖一凝,一点银光没入少女额间。温凉如水的仙气顺着五脏而下,小仙子渐渐停止了颤抖。——清心诀。


 


“火灭了,旭凤没事,我刚刚问过叔父,他已经睡了。”他声音不缓不急,鼻尖都是省经阁里檀香和书卷的气味。


 


少女看了看他,心里害怕慢慢放下。而后,那点委屈了又冒出了头。“……小鱼仙倌。”


“嗯。”


“你说我是个坏葡萄吗?”少女抱住了自己的双腿,将脑袋枕在膝盖上。“你说凤凰都那么可怜了我还气他。其实我心里知道的,是我不好,我要是能喜欢上他,凤凰其实早就好了。可我努力了很久,就是没办法。”


 


小仙子缩成小小的一团,她肩头发上还落着逃跑时沾着的两片牡丹花瓣。润玉心中不忍,伸手将它们小心取下,拈住花瓣的瞬间,手却猛地顿了顿。


 


“小鱼仙倌?”


锦觅回头,只看见润玉正瞧着自己的指尖发呆,那指尖空空的,他却一瞬不瞬地望着它们,似乎有些惊讶。很久,他忽然问道。“觅儿。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小仙子不假思索。


“我亦喜欢你。”他看着指尖,如叹息一般。片刻,他又问。“那你喜欢旭凤吗?”


少女愣了愣,片刻,肯定地点点头。“喜欢。”


就是喜欢也没救成功,她在心里补了一句。


 


“那你觉得你对旭凤的喜欢,与对我的,有什么不同?”


少女似乎被这句话考倒了,呆呆看着他,她思考很久说道。“好像……没什么不同……”


润玉又问。“那若是有一日,这天庭要毁了,让你救一个人走。你会救谁?”


 


“那自然是狐狸仙。”


“为什么?”


“狐狸仙虽活了那么多年,可法术不行,要不管他,他肯定就要死啦。”


 


润玉微微阖眼,似乎是笑了,只是眉目间染上几分悲伤。那是锦觅极少在他眼里瞧见的情绪。他伸手擦了擦少女脸上沾上的灰烬。“觅儿,你是个好姑娘。”


 


“所以觅儿,帮帮我吧。”他忽然轻声道。“我帮你,你也帮帮我,帮我救救旭凤。”


 


“帮我救救他……”


 


5、


 


三日后。


火神、夜神、水神长女,三人之天上人间她爱谁的传闻又出了个惊天后续。


且不说这三人之间姻缘深浅。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先花神水神之女,锦觅仙子,竟是个灭情绝爱之身。


 


话要从先花神殒世说起,因百年前,仙花神灭之时,算到锦觅仙子万年之内有一情劫,故在弥留之际喂女儿服下陨丹。


 


服丹之人灭情绝爱,便是遇见心仪之人也绝不动心。


 


——所以我们两位殿下那都是单相思啊!


——还好夜神大殿厉害,从省经阁里查到了这件事。


——就是,要不二殿下可能真要身陨了。这盼着铁树开花,那要何年何月啊!


 


于是,天界,水神,花界又三方在天庭大殿吵了一番。


天后大约是觉得花界知情不报有意坑人,借题发挥还得理不饶人,嘴里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水神虽然表示自己也不同意让孩子服陨丹,可是哪听得天后那满嘴刀枪棍棒。当即表示,就不拿出陨丹,谁敢动自家闺女一根毫毛,水神、花界与天庭誓不罢休。


 


况且还有个万年情劫呢?谁负责!


 


最后僵持不下之际,一袭朝服的夜神大殿下上了殿,他跪在众人面前说愿当面立下“锁魂誓”,若日后锦觅因情劫有危险,他必已性命相护,否则真龙之身受九十九道雷劫,魂魄入无间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小葡萄忙道。“好说好说,不就是个陨丹吗?大不了我再吃回去。”


 


水神抬头,心想自家闺女也是个人物。


 


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


 


之后又是几月全天宫折腾的倒霉日子。


锦觅取了陨丹又回了栖梧宫。


成日绕着凤凰打转,还顺带欺负月下仙人。


润玉却和失踪了一样,再也未出现过。人都说夜神大殿失了心上人,如今成了孤家寡人,怕是要和栖梧宫一刀两断了。


 


而栖梧宫的主角,日复一日睡着,倒成了最大的没事儿人。


 


>>>>>>


 


那夜布了星,一身白衣的夜神在观星台上待了许久。


星汉遥遥。


参星落后,商星渐起,他看着远处的星辰,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什么。


 


夜已深,他顺着安静的宫道慢慢往回走,魇兽就在他身后跟着,蹄尖在石板路上发出清脆地声响,远远散开去。


 


他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石子,放在手中细细看着,上面水光交织,宛如银河光转。


回过神来,他已在栖梧宫外。栖梧宫被业火焚烧,第二日便已复原,只是天帝以防万一,又在宫外加了一层天罡之气,远远看着高大却遥不可及。


 


润玉推门而入,迎面就是一阵甜腻的牡丹香,那气味太浓,如那满地花瓣堆叠在一起,还夹杂着一些血腥气。他皱皱眉,刚想将窗子打开,却见床上的人悠悠转醒。


 


“兄长……”


旭凤的声音有些沙哑,他半阖眼,似乎又要睡去,润玉赶忙去喊人,手却被人拉住了。


“兄长这是要去哪儿?”


 


“我去找岐黄仙人来看看你。你才醒,先躺下。”


“我没事。”旭凤摇摇头。他拉着润玉,示意他坐下。“困得紧,兄长陪着我说说话。免得我又睡了。”


“你病了本就该多休息。”


 


“我这都睡了多久了。”旭凤半眯着眼看润玉,苍白的脸上带着几分不正常的血色。他忽然问。“上次给兄长的石头,可喜欢。”


 


润玉没回答,只是替他掖了掖被子。手却忽然被人握住,手腕的人鱼泪发出一声脆响。


“你这是又胡闹什么?”润玉皱眉。


旭凤只是看着他不说话。除却那次观星台,整整四个月,这是他第二次见润玉。他想自家兄长定是生气了,那么多日,他都没来看他。所以他现在得好好看看。


 


“旭凤,莫要胡闹。”润玉沉下声。


这下不用猜都知道对方生气了。可他握着润玉的手却没松开。“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出征,给你带了一块魔界的石头。那时候休营,我一个人坐在那悬崖峭壁上,四周都影沉沉地,唯有那块石头闪着光。和兄长布的夜空似的。我便想着一定要带回来给你。”旭凤抬头看他,脸色还带着病态的苍白,眉目却是含笑的。


 


“兄长可还记得,我第一次出征前,你与我说是什么?”


 


“你说,你即使司夜之神,那一方天幕下,万千生灵皆受福泽,无论我身在何处,看看夜空,便是你与我一起。所以我出征时常爱夜晚胜过白天。”


“旭凤……”润玉声音有些发颤,他下意识想逃开,旭凤握着他的手却死不松开。


 


“兄长。”他朝润玉靠近了些,只是轻声问。“兄长还没告诉我,我这次的礼物,你喜不喜欢。”


 


——你若喜欢,以后我无论去哪儿,都带一块那儿的宝石给你,就当时我与兄长一直一起,从未分开。可好?


 


润玉低头却没有回答。旭凤却低声笑了,他偏过头,眼里似乎泛了红。“我知道,兄长是生我气了。你喜欢锦觅,可我抢了她。可兄长你放心,我要死了。以后没人和你抢她了。”


 


“你胡说什么!”一直沉默的润玉忽然沉了脸色。“觅儿陨丹已取,只要你好好对她,何愁……”


 


“兄长。”旭凤打断了他。“锦觅救不了我。我要死了。”


他说言之凿凿,理所当然的眼神几乎激起了润玉的怒火。“你修要胡言!否则!”


 


“否则如何?”旭凤歪过头看他,他们距离太近,连呼吸的热气都交错着。他低低笑了。“兄长你从小就这样,哪怕生气了也说不出狠话。不争不抢,难过也总是自己吞下去


你对自己太狠了。狠到世界上没人能伤你,只有你自己,无时无刻不在自伤。”


他从握着的手腕感受到了润玉的颤抖,人鱼泪系在白瓷般的手腕上,泫然欲泣。


 


“兄长为何不敢看我。是怕对我露出厌恶的神色,伤到我?还是担心自己忍不住要打我。”


 


“旭凤,你到底想做什么!”他能感觉到润玉压抑的怒火。


 “没有,只是生死之际,忽然想通了一些事。”


他摇摇头,慢慢垂下眼来。




“兄长喜欢我送给你的石头吗?”手上的力道松了,他又将之前的问题问了一次。


润玉依旧没回答他。


 


“真是”他朝他笑。“对我好些吧,我都要死了。”


果然,润玉立马抬头怒视他。


那双眼微微泛红,旭凤看着,心想,这双眼真漂亮,干净通透。他花了几百年让这人看自己的眼神多了些暖意。如今却有不得不送出去。他可真不甘心。


 


于是,九死一生的凤凰生了坏心眼。


他伸手揽住了自家兄长的腰,还没等到对方反抗,便捂了他的眼睛。


“旭凤……”他明显感觉怀里的人身子一颤。


“嗯?”旭凤侧头看他,暖黄的灯光下,润玉微微张着嘴,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他姣好的唇线,和口中柔软的舌。他自小知道自家兄长好看,他向来是知道的。旭凤凑上前去,呼吸蹭过对方的脸颊。在润玉挣扎的瞬间,将腰上的手收的更紧。“兄长真是世界上最薄情的人。对人,对己都是。”


 


“……”怀中人僵硬着一动不动,旭凤微微侧开脸,他听见润玉哽咽的呼吸。他心中难过,那层层叠叠的花瓣似乎又涌了上来,带着那甜腥的血液堵着他的心口。“润玉……你该对自己好一些。”


 


他喊了他的名字。这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的僭越。


他自知喜欢锦觅,也只是喜欢而已。从小到大,他梦里出现最多的人,叫润玉。从小到大,他出征望着星罗棋布的天幕,心中想的人还是润玉。他送了人一颗一颗的石头,每次都要瞧着那人说了喜欢他才罢休。


 


可这一次,他没说了。


……也不会再说了。


 


“当你是做了场梦。原谅我吧。”


他搂紧润玉的腰,对着那双唇用力吻了下去。怀中的人开始挣扎,他却撬开牙关深深探了进去。像是饮了醴泉,甘甜清冽,还带着润玉身上特有的冰凉,他胸口变得舒畅,他着了魔似的想要更多,直到怀里人发出喘息的哭泣,直到对方停止了挣扎,开始慢慢回应。


 


心头的血似乎快速流动了起开,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旭凤放开怀里的人。看着对方衣裳凌乱地喘息着,忽然捂住心口,一阵撕心裂肺地咳嗽。接着,一朵完整的,鲜艳的牡丹花苞落在床上,它舒展着柔软的花瓣盛开,顷刻间,化作齑粉消散在空气中。


 


他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抬起头,身边一袭白衣的人正低着头,他看着床面,而上面是另一朵消散的昙花。




省经阁中,当少女发间那片花瓣融进他指尖的时候,润玉就知道,这辈子他逃不过了。


——若是用情至深之人,触及花瓣,亦会染上病症。


 


旭凤忽然低头笑了起来,那声音很大,像是敞开了胸膛,掏出一切般地痛快。


润玉抬头看他,通红着眼,泪水顺着他脸颊一滴滴往下流。


 


“若我喜欢锦觅,你是不是就想自己死了。九十九道雷劫,入无间地狱,你到时候让水神去哪里算这笔账!”


 


旭凤伸手将人按回床上,这一次对方却没有挣扎,只是红着一双眼。


 


“我……”


“我真以为自己会死。”润玉声音轻轻地。


 


他的心忽然就软了。“傻子。”


 


“……傻凤凰。”


 


旭凤伸手擦了擦那人的眼泪,声音低低地。“兄长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


他抓住对方的手,安与心口。“我问兄长,喜不喜欢……”


他俯身贴近润玉耳畔。“……我。”


 


那些掩藏在心中千百年的心思,似乎在这一刻破土而出,生出嫩绿的芽。


 


 


一声轻笑。


下一秒,窗帐光影明灭。


 


 


红烛轻曳,花香轻软。


此夜何人入梦中。


 


 


 


 


 


-END-


 


 


 


 


 


 


 


 


 


 


 


 


 


 


 


 


 


 


 


 


 


 


 


 


 


无责任画外音


 


1、


锦觅:爹爹,我好像看凤凰和润玉仙打起来了。


水神:什么?严重吗!


锦觅:我刚给凤凰送药,看见他俩在床上打架,还挺激烈。


 


水神:……(陨丹什么的,还是让闺女吃回去算了。)


 


2、


 


天界路人甲:火神殿下,你知道凤凰涅槃吗?


火神:自然。凤凰每个五百年将涅槃一次,浴火重生,此后后修为大涨。


天界路人甲:那不到五百年就涅槃呢?


火神:也是可以,就是没什么用处。


天界路人甲:哦,那你折腾这么久是为什么?去隔壁涅槃重生一下不就好了吗?


 


火神:……(


 


 


 


 



评论

热度(2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