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颗

Candy Fairy 精灵篇 盾冬甜文

禛:

Candy Fairy 精灵


盾角度http://fenglusi.lofter.com/post/3f3c66_8bcc1ae


盾冬初夜http://fenglusi.lofter.com/post/3f3c66_8c8e7d7


冬精灵角度。”你想要舔舔我吗?“




Bucky是一个糖果小精灵。


可他不是那种香香甜甜、非常可爱,能够神奇地将所有事物都赋予甜蜜滋味的小精灵。


“太苦了!”小男孩皱紧了眉毛吐舌头,将舔了一口的巧克力远远地丢到一边,“哦,天哪!这太苦了!”


Bucky抿紧了嘴巴,看着对方还在不停地往外吐着唾沫,一声不吭地跳出了窗户。


是的。他是一个,天生有缺陷的,苦涩糖果小精灵。


那又怎么样呢?


Bucky沿着屋顶的边缘往前走着,只是有些饿而已。


糖果小精灵依靠着小孩子们天真的美好而存活,只有在他们的身边,小精灵们才会活得更好。纯真和甜蜜,多么般配的一对词语。


Bucky坐在屋顶上,一身黑衣的他,在这样的夜晚里根本毫不起眼。他往前看着,目光越过一个又一个尖尖的屋顶,像是准备跨过山脊与沟壑。


深渊万丈,寒意森然。


他早已习惯了。


“Hey,你是糖果小精灵吗?哦,我不确定,你长得和传说中不太一样……”


“很高兴认识你!我是说真的!……嗯,很抱歉,我不太喜欢苦苦的味道。”


“啊,你依然可以留在这里没关系!不,你不用给我糖果!”


“好苦!……这不是你的错……”


他早已习惯了,饿肚子这件事。


他没有闪闪亮亮可爱的外表,更没有招人喜欢的甜美笑容。


他不是穿着粉色紫色小裙子的女精灵,更没有衬衣西裤小皮鞋红领结。


他也是遇到过愿意接受他的善良的小孩子的,可是小精灵是那样敏感的生物,散发出来的感情中掺杂了任何一点儿的歉意、忍耐,任何一秒的接受不了,都足以让他赖以生存的事物变质。


没什么的。


Bucky面无表情地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然后在路过某一个窗口的时候,他闻到了一股味道。


美好的味道。


他忍不住停下脚步,往那扇窗户里面看去。


那个男孩快要14岁了。Bucky立刻就分辨了出来。糖果小精灵在14岁前的小孩子身边生存的更容易。


Bucky用力吸了吸鼻子,那点儿若有若无的味道,隔着窗户都已经足够吸引人。


于是他跳进了窗户,跑到那个男孩的枕头边,一再地闻着。他从来没有感受过这么幸福的感觉,以至于凑太近不小心碰到了对方的脸颊。


他看着对方眨着眼醒过来,紧张地扁着嘴巴,却完全迈不开步子。


“Hey……”对方的声音很轻,还带着一点儿熟睡中惊醒的迷糊,看起来小心翼翼,“你是……我是说……你是谁?”


Bucky犹豫地抬起脚小小地往后迈,“我是糖果小精灵。”


对方闻言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牙齿白白,下一秒又有些遗憾地告诉自己,他马上就要14岁了。


哦,Bucky当然知道,可是他那样好闻。


好闻到他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


“Bucky。”


“Bucky。”对方笑着重复,“你好,我叫Steve。”


 


Bucky开始每晚都跑到Steve的房间里来。


有时候Steve正睡着,有时候他醒着。当他醒着的时候,会大方的撸起袖子,把光光的胳膊伸到自己眼前。


Bucky沉默地闻着,小心地保持着距离。


尽管他已经将自己裹得足够紧,可他仍害怕离得太近会令对方闻到自己身上那种苦苦的味道。


他不想那样。


他只能在感受到足够的满足后,一句话也不说地迅速跑掉。可随着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他却越来越不安。他是糖果小精灵,作为回报,他应该要赠与对方自己的糖果。代表自己的糖果。


可Steve从来没有开口提过。那是发自真心的不索要,小精灵当然知道。


Bucky沉着脸坐在Steve房子的屋顶上,从身后掏出一颗,裹着银色锡纸的巧克力球。


不是花花绿绿的糖纸,也不是什么漂亮的形状,更不必提那些有趣的装饰。


他撕开一点儿包装,咬了一口,无言地咀嚼着,然后一抬手将巧克力球整个狠狠地甩了出去,巧克力球孤零零地在地上滚动着,一辆车飞驰而过,将巧克力球碾进泥里。


别的小精灵或许正在谁的家里欢乐地玩耍,跳着舞唱着歌,可惜他连留在对方身边都不敢。


Steve很快过了14岁的生日。他舍不得走。


结果在某一个晚上窗户在他身后被关紧了。


Bucky立刻后退一些盯着对方看,然而Steve只是抱歉地对他说,他只是想知道,为什么过了14岁他仍然还会来。


因为……你很好闻啊。


Steve微笑着向自己伸出手。


他知道那只手很温暖,他趁对方熟睡的时候偷偷地碰过,然而他不能靠近。


“那你还会一直来吗?”


其实他不该一直来的。“如果你不希望……”


“不,不。”Steve紧张地挑高了眉毛,有些恳切地迅速说着,“我希望你来……我是说,如果你愿意,你可以一直呆在我这里,不用每天跑来跑去。”


Bucky仰着头看他,他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都似乎轻轻柔柔有了实质,比广受精灵称赞的月光还要令人沉醉。


 


可是Bucky并没有立刻住下来。


他依然白天缩在Steve家的房顶上,晚上再跳进他家的窗户。


他知道Steve几点上学,几点到家;他看到过Steve在楼下帮助同楼的老奶奶提篮子;他很羡慕Steve每天去喂的旁边店铺门口的小猫。


他喜欢看阳光下的Steve。


金发闪耀,笑容温和,蓝色的眼睛像是森林深处被繁茂枝叶衬托着的天空。


然后不知道哪一天起,对方的枕头边多了一个小纸盒,里面铺着软软的小被子。非常舒服,他偷偷地试过了。


Steve什么也没有提。


那个精心准备的小床,是一个无比纵容的姿态,等待着他不知何时的光临。


Bucky犹豫地站在Steve枕头边。


Steve睡得很熟。胸膛和缓地起伏着,面容安宁,月色倾照下,他脸上细小的绒毛都清晰可见。Steve的气息吹过来,暖暖地安稳。


Bucky终于伸手扶住了枕边的小床,扭头往床尾的方向拖。


“Bucky?”Steve被惊醒,看着小精灵的动作。


Bucky将小床往床尾一停,抬头盯着Steve瞧。


Steve对此毫无异议,“我保证,你在这里会住的很好。”


我知道。Bucky绷紧了下巴,他甚至不清楚此刻笼罩着自己的是月光还是Steve的目光,他只觉得有什么正丝丝缕缕地摇晃着自己的身体,逼得他不得不用力挺直了脊背。他不确定一个小精灵的心脏是否可以跳动地这样快,他只是对自己说,没关系,大不了就住到Steve的屋顶上。


Steve。


Bucky从身后掏出一颗糖果。


Steve看起来很开心,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简陋的包装。Bucky盯着他拆开,并且再次向自己表示感谢后,将巧克力整个塞到了嘴巴里。


脚底下的被子太软了,Bucky只能努力抓紧那个小小的盒子。或许盒子自己可以带走?


不。


Bucky从没有一次如此渴望自己有一颗甜美的糖果。


如果他这一生,得以被偏爱一次,被允许拥有一颗甜美的糖果的话,那么他希望是刚才那一颗。


可对方的目光始终没有惊讶或失望过,甚至于越来越柔软地注视着自己。


像是迎接千丈瀑布下温吞的潭水,像是拂过嫩草尖悄悄的微风。


“很好吃。”Steve这样说。


哦。


Steve微微地俯下身,一股暖暖的气息扑了过来。他伸出手将小被子掀开,又拿指头戳了戳小小软软的枕头。


“我很开心你愿意住下来。”


Bucky高高地拉起被子,盖到嘴巴。


 


和一个人类一起生活……很特别。


Bucky喜欢读书,可是那些书总是体型过大。在他来来回回跑着翻页的时候,他听到旁边传来一声轻笑。Bucky对此怒目而视。然后,他就拥有了Steve的手机。有时候在他读着书时,对方也会凑过来,轻声给他讲解那些作为一个精灵并不明白的地方。Steve的声音很好听,听着听着,他就会忍不住去看屏幕上隐隐约约对方的倒影。


饿的时候,也只需要吸吸鼻子,Steve会立刻把光光的胳膊举起来。偶尔他会靠近一些,将手搭在对方的小臂上,掌心传来热热的温度,让他很想整个抱住。于是夜晚他就这么做了。张开双臂环抱住胳膊,把脸轻轻地贴上去,然后再迅速跑回自己的小床。


只要是自己给的糖果,Steve永远会笑着吃掉,再凑近自己说话时,就会从他的嘴巴里闻到属于自己的味道。这种感觉很奇怪,奇怪到他会不自觉屏住呼吸。


有时候还会被抚摸头顶。指腹的触碰,让他后背都麻了起来。没有人这样子过。也没有人被允许过。Bucky抬手握住他的手指,接着就被反捏住手掌。


“Bucky,想听一个睡前故事吗?”


“……不要。”


“从前有一个小王子……”


“……”


被重视。


“Bucky,精灵不是都喜欢月光吗?”


“嗯。”


“坐过来。”


被善待。


“Bucky,你有多少糖果?”


“很多。”


“可以永远吃下去吗?”


“……”


“我喜欢你的糖果。”


被珍惜。


“Bucky,你能碰一下这个苹果吗?”


“……好。”


“Hey,我吃到了这世上独一无二的苹果!”


“……”


“你知道吗,你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小精灵。”


被宠爱。


Steve。


即使他已经超过14岁那么久,身上美妙的气息却越来越浓郁。


Bucky对此感到困惑。却贪恋。


直到有一天,Steve正在洗澡的时候,他不知道为什么想要去靠近门口,却被门缝间渗出的味道迷住。


他不晓得在那里呆了多久,门突然打开,夹杂着水汽的Steve的气息猛烈地砸了过来,有什么他一直忽略地一点一点积累在心里的像是洪水随之奔腾而出,冲击得他有些晕陶陶。


“Bucky?”他蹲下来,身上刚洗过澡后的热气还在喧闹着蒸腾,“你怎么了?”


Bucky轻轻地喘了一下往后退,却跌坐到了地上。


被用双手捧起来,被凑到眼前,被关切地询问。


洪水却更多更多地泄出,没有尽头地将他淹没。


“Bucky!”


Bucky终于抱住了Steve的手指。


被轻轻碰了碰额头,“你生病了吗?”


Bucky摇着头缩在被子里。


这要怎么跟他解释呢?


从一个小精灵依赖着一个人类生存,到一个小精灵只能依赖着一个人类生存。


 


Bucky决定尝试着离Steve远一些。


他不再听他讲故事,也努力克制着接近他的渴望。他每天只允许自己短暂地闻闻他,尽量不去看他的眼睛。他不会在晚上再去偷偷抱对方的胳膊,也不去搭理对方友善的交谈。他不去管他今天又去喂了那只猫咪什么食物,也不去猜测他和对面的爷爷聊了什么内容。


他去看窗外的楼层,他去看街道的布景,他去看遥远的天空。


可是啊,戒掉一个人类,那么难。


他那样美好,他做不到。


“我要走了。”他孤注一掷地开口。


Steve没有说话,等到他忍不住看过去的时候,对方才开口问他,是否还会再回来。


Bucky低下头不去看Steve眼中的挽留,他紧张地胸口膨胀着,好不容易才迎上对方的目光,说出那句,对于一个小精灵来说意义重大的话。


“你想要舔舔我吗?”


Steve注视着自己,当然不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没有人类会知道的。甚至于没有几个小精灵会将它说出口。可此刻他已跳下几万里的高空中,去赌下面有没有一个抱住他的人。


Bucky的身体挺直到僵硬,却更加坚定地重复道,“你不想舔我吗?”


Steve眼中温柔地盛着自己的身影,像是应下一个诺言。


“当然。”


Bucky闭上了眼睛。


他靠近了。嘴唇印到了脸上,温温热热。


Steve。


Bucky只再看了他一眼,就迅速地跑掉了。


 


只属于糖果小精灵的秘密。


Bucky跑过一个又一个屋顶,迎着风奋力奔跑一刻不停歇。


如果你和一个小孩子在一起,即使对方过了14岁你依然想要和对方在一起。


Bucky停下脚步回头望向远去的那个窗口。


如果你开始依恋对方所有的气息。


Bucky逐渐跑出城市,跑进森林深处。


如果你开始不再单纯地将对方看成一个人类,而是会因为对方而心跳加速全身泛红。


Bucky爬过纵横的枝蔓,绕过参天古树。


那么就让对方舔舔你吧,得到对方的吻,但你必须对自己的爱意守口如瓶。


Bucky跑进一片招摇的花丛中。


然后就去找让你诞生的那朵精灵花吧,摘下它花心之中深藏的糖果,吃下去。


Bucky一个一个的辨认着,最后弯下了其中一朵枝桠。


这是小精灵生命的赌约,想要变大和一个人类相守必须押下的赌注。


Bucky将花瓣舒展开,拿出一颗糖果。


如果对方对你的心意不是永永远远,那你就永远不会再醒来。


Bucky脸颊发烫,Steve的温度好像还在那里。当然了,如果不能和他在一起,那我就不要再醒来了。


 


Bucky将糖果吃了下去。


 


Bucky似乎陷入了一个狰狞的梦境。


身体被撕扯着,每一寸骨骼正挣扎着咔咔作响,皮肤就要炸裂了,五脏六腑挤压着痉挛着,头痛欲裂。


他在沼泽中沉沉浮浮,似乎下一秒无边的黑暗就要压过头顶,却总有一缕阳光顽固地霸占着他的视线。


然后就会有一点儿温暖,逐渐从脸颊扩散开,涌入心脏,又漫延至四肢百骸。


洋洋洒洒,连绵不绝。


Bucky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在地上躺了很久。


他醒了。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原来有一个人类,想要和他一直在一起。


原来那个人类,也是这样对他的心意。


Bucky缓缓地动了动手指,适应了好久才慢慢站了起来。


他一步一步走出花丛中,经过那条小溪,经过一棵树木。他知道当他这一次离开之后,将再也找不到回来的路了。


他要去找,他的男孩了。


 


夜晚的街道静谧得吓人,Bucky习惯了从屋顶上走,这次从楼房间穿行的时候,被隔绝在下往上望不到出路的感觉太过孤独。


Steve。


因为想到这个名字才觉得好过了一点儿。他加快脚步,不知道对方此刻是不是已经睡下。


Steve。


他站在门口,等了片刻才敲上了门。


脚步声。


门被打开了。


他的男孩已经长大,肩膀宽厚,眉眼英俊,贴身棉衫下的肌肉脉络漂亮。


可身上的气息却一如既往。


“……Bucky?!”Steve震惊地打量着他,他抿着嘴唇等待着对方询问很多,可他最后却只是说,“你回来了。”


Bucky躲开对方惊喜的目光,几秒后又绷紧了身体看过去,像是又回到了多年前的阳光下,“你想要舔舔我吗?”


Steve望着他,昏黄的灯光笼罩在他身上,晕染开微醺的暖意。


Bucky重复道,“你不想舔我吗?”


Steve的脸上尽是温柔的笑意,让他忍不住地想要依靠过去。


“当然。”


他被握住手臂拽了进去,可是还有那么一个,多年的秘密需要交付。


“有件事要告诉你,糖果小精灵如果被舔了,就得永远跟着这个人了。”


Steve的眼中似乎有光芒倾泻。


Bucky被按住了手掌。


被一双臂膀拥入胸膛。他胸口的震动熨帖着心脏。被温热的手抚摸着后背。被他的气息缠缠绵绵腿脚发软。


被含住嘴唇来来回回舔舐。被轻轻地咬着嘴唇亲昵。被分开了嘴唇挑动着喘息不已。被渴望的气息安抚着眼睛酸涩。


“所以,14岁那年,你就是我的了。”


 


End


 


 



评论

热度(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