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颗

【盾冬】乡村爱情故事 - 甜/一发完结

纪翌:


给 @空想戰線。 的农场图配的文。小羊的大图戳这里。


最近有点怀念这种平静没什么波澜的文风,就写了这一篇。一点点小甜。


简介:这里只有一个和童年记忆中一模一样的农场,和一个即使和童年记忆中不再一样,却依然爱着他的人。


——————


1.


Steve买了一家农场。




说起来,美国队长并没有太多薪金。他住的是神盾局改造过的房子,穿的是神盾局专门制作的衣服,大概由于大家习惯性地认为英雄总是应当无偿出现在战斗的前线,神盾局在美国队长身上花了大笔的开支,偏偏忘了签署队长的劳务合同。但是Steve还是攒了一笔钱,并给Tony签了张愿意出席十次他的新闻发布会的卖身契,贷了一笔款子,支付了农场的钱。




于是每个复仇者联盟的节假日,世界一团和气,超级英雄到了休息的时候,Steve便会目送Tony带着Pepper坐上最新款的敞篷跑车,Natasha和Clint穿着高中情侣的连帽衫隐没在人群中。他则换上最简单舒服的白色T-shirt,开着一辆拖拉机,给Bucky扣上一只秸秆草帽,载着他一路从纽约市开到农场去。




Natasha曾经对他说过好多次,即使他再喜欢那辆九十年代的农用拖拉机,也不应该把它开上纽约市的高速公路,实在太不低调了。但Steve就是喜欢这种感觉,他的养父是一个农民,他在农场中长大——虽然体形变化不大,相比城市的生活,一成不变的乡村更接近他过往的那些回忆。




大片大片的蓝色天空,隔着很远很远的距离才会看得见的一两朵云彩,延伸在金色的麦田中的柏油公路,一眼望不见尽头。偶尔有一只牛突然从公路上冒出来,Steve便突然踩一脚刹车,牛仿佛完全不觉得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眨巴着两只大眼睛摇头晃脑地看着他,闻闻Steve从车窗里伸出来的手,又毫无兴趣地走开。




眼前的景象太熟悉,他都觉得也许时间并未过去七十年这么久。




更何况,Bucky坐在他的身边,草帽乖巧地戴在脑袋上,他望着远方,仿佛并不关心去哪儿或者发生了什么。但他在这儿,Steve便会意成,也许Bucky认为跟他去哪里都是好的。




Steve偷眼看着Bucky。他们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开过这条公路。




那时Bucky家刚刚买了一台最新型号的拖拉机,布鲁克林镇长家的少爷偷偷把家里的拖拉机开了出来,骄傲地展示给Steve看“高档的拖拉机的排气管排出的烟雾就是不一样”。他们从布鲁克林一路招摇过市地开出来,Steve站在拖拉机的上面,兴奋地跳脚望着远方,Bucky坐在驾驶座上,得意地嘴角都快咧出了脸的管辖范围。




那时候他们多大?15岁,还是16岁?Steve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时个子太小,那时候的他怎么会觉得拖拉机的驾驶舱这么高却还是够不到天空呢?




2.


最初,Steve买下农场的原因是想给治疗恢复期的Bucky找点兴趣爱好。




刚刚进入治疗恢复期时,Bucky每天一个人在屋里坐着,几乎要这样坐一辈子下去。Steve担心他,便苦口婆心地对Bucky说,你看,Tony和Bruce的爱好是鼓捣高科技,Natasha的爱好是打击Clint,Thor的爱好是品尝各种口味的鸡腿,人要有点爱好才不会在空余的时间太无聊,你也应该给自己找点兴趣爱好。




Bucky大概只听进去了前半句,“Tony和Bruce的爱好是鼓捣高科技”。于是Bucky对自己的金属左臂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套螺丝刀,天天皱着眉头对着自己的左臂拧啊拧的,拿着扳手研究各种线路。




终于,在第四次带着Bucky去Stark大厦拜托Stark修理手臂后,Steve忍无可忍,为这间正在转让中的农场付了全款,让Bucky的左手臂逃避了很多横祸。




农场的工作很多,尽管平时有附近的村民帮忙看理,忠厚老实的Steve每次到农场后几乎还是把所有的时间都拿来做农活。




锄地,浇水,喂牛,挤奶,给即将生产的奶牛铺草,Steve喜欢这种流汗的生活,让他觉得踏实,只是担心Bucky不喜欢。最初Bucky只是气定神闲地坐在旁边,看着Steve一会儿提着锄头一会儿提着奶桶走来走去,或者看着Steve满头大汗地撵着谷场上那群鸡,满院子地跑来跑去。




后来,Bucky开始偶尔给Steve打打下手,Steve给挤牛奶时,他站在奶牛身下,警觉地看着奶牛下垂的大大的乳房,仿佛怕那坨巨大的乳房掉下来砸在他的脸上。Steve把盛满了奶的奶桶递给他,他提着奶桶跟拿着锄头的Steve一起走回农舍。他仍旧不喜欢他靠他太近,会刻意地向旁边保持一段距离,但有时Steve突然被某块石头绊了一脚的时候,他会回头找他。




Steve觉得很高兴,Bucky不耐烦地看着他,他还在旁边傻呵呵地笑。即使是超级英雄,也偶尔需要人生中有某个时刻,没有战争,没有政治,没有打斗,没有外星人,只有一个和童年记忆中一模一样的农场,和一个即使和童年记忆中不再一样,却依然爱着他的人。




3.


说来也奇怪,冬日战士时期一向对人毫不留情的Bucky,在农场时却难得的温柔了起来——呃,当然,不是对Steve。他们第一次到农场的时候,和一只出生不久的小羊狭路相逢,这是一只做过基因改造的羊,村民们都觉得它晦气,Steve便把它抱回了家,给它起名叫多利。




也许是多利让Bucky想起自己作为冬日战士的支离破碎的七十年,有或者是因为Bucky真的懒得理它,从多利还是小羊羔的时候就蹦蹦跳跳地跟在Bucky身后。它倒也不怕Bucky身上生人勿进的气息,Bucky坐在谷场上发愣的时候,多利就从他的腿上踩过来踩过去,歪着脑袋看着他,伸出大舌头吧唧吧唧地舔他的脸,舔的Bucky脸上湿哒哒的,像是被从头上浇了一桶水。




Bucky倒也不撵它,多利就这样一天一天长大了。




偶尔Steve在农场忙来忙去的时候,会看见Bucky和多利一起坐在农场靠近山麓的那一侧。Bucky蜷着腿,金属手臂放在腿上,多利卧在他的旁边。他们坐在那儿,谁也没看谁一眼,像两座雕像一起看着远方连绵不绝的山麓,浓重的雾气偶尔遮住若隐若现的山顶。Bucky和多利在那里,一坐就是一个下午,仿佛他们彼此的存在就给了对方足够的安慰。




也许对了Bucky来说,除了他总也弄不懂的Steve和那些总也抓不住的记忆,他现在没什么可执着坚持的,所以一只在他身边跑来跑去的羊,他便觉得随它了。




冬天渐渐到来的时候,多利怀孕了。考虑到多利基因改造的身世,Steve在临近的村庄挨家挨户问了一圈,也没找到那只对多利始乱终弃的罪魁祸首。超级英雄们平日里忙着拯救世界,空闲的时候便蜕变成两个伺候羊的农夫,Bucky会和Steve一起打很多干草,铺在空旷的晒麦场上,在炽热的阳光下晒的蓬松干燥,再铺进多利的窝棚里。




多利仿佛也意识到怀孕后自我地位的提升,把自己吃的圆滚滚的,平日里围在自己身边打转的小公羊们看都不看一眼,整天抬头挺胸趾高气扬地在农场里走来走去。走累了,就往Bucky身边一坐,乖巧地把上半身靠在Bucky的腿上,胖乎乎的肚子四仰八叉地堆在Steve的腿上。




Steve嫌沉,起身打算走开,多利便和Bucky一起抬头瞪着他,一人一羊用四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一个说着你要是这么走了我就哭出来,一个说着你要是这么走了我就打死你。Steve忍不住笑了,嘟囔了两句什么,又坐下了,和他们一起看着远处延绵起伏的山脉,看着云朵盖住山峰再挪开。




这时光平和安宁的,让人希望,这就是一生。




4.


第一场春雨的来到是一个深夜,大约晚上两点的光景,窗外突然电闪雷鸣,哗啦哗啦地下起雨来。




Bucky从床上坐了起来,套了件T-shirt就开门冲了出去。Steve担心Bucky是恢复治疗的后遗症来袭,急切切地从床头拿起手电,扯了件雨布,一路追着Bucky的脚步,却发现Bucky跑进了多利的窝棚。




Bucky跑的飞速,打开窝棚的门时,多利躺在地上,全无平时农场一霸的神态,眼睛半睁半闭,时不时抽搐一下,发出两声细微的呻吟。安静的窝棚内一时无人说话,突然听见稻草吱啦吱啦翻动的声音。




多利旁边的干草堆里露出一只小脑袋,眼睛还没有睁开,好奇地闻着四周,寻找着多利的位置。小羊向多利的方向拱来拱去,多利俯下身舔舔它光秃秃的脑袋,它发出两声尖细的欢快的叫声,又向多利的乳房下挤去。




他们都很惊喜。Steve看了看Bucky,“Bucky,多利生了呢。”




Bucky焦虑的神色平静下来,露出一个几乎称不上笑容的微笑,又陷入了忧虑,“该怎么办”,他说。




Steve看了看墙上的温度计,把雨布搭在头上,“我去雨棚下拿点干草,气温降下来了,看样子草要铺的厚一点了。Bucky,你去给多利拿点奶,它吃饱了,才有奶水给小羊吃。”




他们一整个凌晨都忙活着,检查多利和小羊的状况,在窝棚的角落里加烧了炭火炉子,给多利冲奶粉,清理脐带和污血。Steve注意到,每当Bucky路过趴在角落的多利和新生儿时,视线便忍不住柔软了起来。他有点小小的嫉妒,又忍不住觉得跟一只羊抢Bucky实在是太降低自己的地位了。




等到Steve再抱着成捆的干草回到窝棚时,新生儿已经躲在多利的身边睡着了。Bucky坐在多利的身边,拿着一只装着奶的碗放在多利的嘴边。刚刚成为母亲的多利不再像初出茅庐的小羊一样任性,它从奶碗上抬起头来,继续舔舐着肚子下的小羊。




它看上去就像一个温柔稳重的母亲,就像……Steve想,就像此时坐在它身旁的Bucky一样。




Steve把干草铺好,挨着Bucky坐下,感受着Bucky略微轻倚过来的体重,透着体温的温度,让人有种被信赖的幸福感。




Steve摸了摸小羊身上的毛,多利有些不满意地支起上半身。小羊的毛发仍然是潮湿的,透着新生儿的乳香。Steve说,“Bucky,要不要摸摸看?”




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冬日战士突然畏缩了起来,他摇了摇头,背向后退了退,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Steve的手指在小羊的身上抚摸着,小羊感受到了外力的作用,用鼻子嗅他,叫了一声,滑稽地挺了一下肚子和四肢,翻滚了过去。




“没关系的,Bucky。”Steve鼓励他。




Bucky伸出了右手,快速地触碰了一下它,然后缩了回来。过了一会儿,Bucky又伸出手去,停留在它的身上,小羊强烈的心跳从薄薄的皮肤里传递出去,握惯了枪支的右手却恍然不知如何使力起来。




“它真小”,Bucky说,“它不会死吧。”




Steve说,“不会,它们都会活着。”




Bucky的身上都是多利的血,Steve则一身麦秸秆的灰尘。明明是多利的生产,两个大个男人却像刚刚结束了一场战争一样。




Steve问,“Bucky,要不要去洗一洗?”




Bucky点了点头。




5.


他们没有回屋舍,去了农场背后的小溪。




布鲁克林的春雨总是来的快,去得也快。雨已经停了,雨水带走了延绵几天的雾气,难得地露出了满天的星光,溪水有些上涨,淌过岸边的石头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就像七十年前的布鲁克林,少年时期的Steve和Bucky总是在夜晚看见的那样。




Bucky的目标总是很明确。他沉默地走进溪水里,溪水没过了他的大腿。Bucky脱掉了T-shirt,丢在一遍,被冲刷着他的身体的溪水带走了。紧窄的腹部沾染了血污,Bucky撩起水,让它顺着那个引人遐想的位置流下去,血污亦溶解在水中。




这不是Steve第一次看见Bucky洗去血污的样子。二战时期的James中士在咆哮突击队中总是冲锋在前,冬日战士时的Yasha出现在世人的眼中时,也总是沾满了鲜血。但是这是第一次,这血污不是来自于死亡,而是来自于新生。




月光洒了Bucky一身,他看上去粗糙而又性感。这样的Bucky格外漂亮。




Bucky理了理纷乱的头发,大概是因为夜间温度渐渐降下来。健康结实的肌肉呈现出小麦的颜色,金属左臂在月光下反射着着银色的光芒,银色的手指胡乱地捧起一鞠溪水,滑过因被冰凉的溪水沾染而挺立的激凸,顺着泛着光泽的腹部线条流下来,几乎耀眼地花了Steve的视线。




好美。Steve想。






Steve走进水中,抓住了Bucky的手。




Bucky转过头,不耐地看着他。多年的杀手生活,他并不喜欢有人在他没有防备的时候靠近他,灰绿色的眼睛在浓浓的夜色中发出威胁的光,像一头弓身隐藏在丛林里的豹子,漂亮而又危险。




Steve没有放开他的手,轻轻调整着自己的手指,与他五指相错。然后倾身吻住了他。




Bucky的瞳孔因惊讶而迅速扩张,瞳孔中反射着星星点点的月光和Steve近在咫尺的脸,他没有动,像是因在大脑的数据库中比对这个动作的含义而当机,这当机发生的如此迅速,他僵直着身体,甚至来不及闭上嘴巴,挡住这个没有打过任何招呼的入侵者,任由他噬咬着他的唇尖,按压着他的臀部,向自己蓄势待发的男性部位挤压着,暗示着他的欲望。




是不是该打他?Bucky想,金属左臂发出启动的声音。




这时,Steve放开了Bucky,把下巴搁在Bucky的肩膀上,手指滑上他漂亮的脖颈,被他新长出的胡茬刺的有些痒痒,又滑下去轻轻地在Bucky的脊背上跳动着,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写满欲望,“Bucky,可以么?”




“嗯。”Bucky含糊地从嗓子中发出一个声音。他有点懊恼,但似乎懒得找也找不到拒绝他的理由。为了表现他的不满,他回忆起了上次Steve提出请求时对他所做的事情,他学习着Steve的手法,用力地推挤了一把Steve正肿胀着的部位。Steve吃痛的闷哼了一声,捏紧了Bucky腰。




他们继续了刚才的那个吻,四肢交缠地跌入水中。




真安静。Steve跌下去的时候想。溪水没过了上半身,Steve一面把Bucky抓进手里,一面想,明天会不会感冒?




的确很安静。皎洁的月光包围着他们,空气中混合着青草的清香和泥土的腥咸,从或近或远的地方传来此起彼伏的虫鸣,伴奏着或深或浅的喘气声。这是他们的农场,除了路过的猫头鹰,没有任何生物看得见他们正在做什么。




Steve喜欢这个感觉。显然,这是他们第一次这么做,但不会是他们最后一次这样做。




万籁俱寂。



评论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