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颗

【盾冬】Tough and Soft\坚硬与柔软 - 甜/中篇

纪翌:

说好的五篇之内更甜文。 @Yoooyooo 


Steve和Bucky捡到了一个婴儿,需要带着他在西伯利亚大森林里过三天。既然是没有经验的奶爸,总要解决吃喝拉撒睡的问题吧。


上篇


这不是我特别擅长的题材,小爆字数,但仍祝食用愉快> <万圣节快乐^_^


——————————


3


冷。




Steve睁开眼睛,废弃的安全屋的门被吹开了一条细缝,风夹杂着西伯利亚白色透明的雪花刮进来,落在Steve的脸上。血清增强了美国队长对于气温的耐受力,也增强了队长皮肤的敏感度,他并非感受不到,他只是更善于忍耐它。但Bucky并非如此。




Steve用一只胳膊撑起自己,转头看向仍在睡梦中的Bucky。Bucky的眉毛微蹙着,抿着嘴唇。身体躺的笔直,用僵硬,金属手臂与身体的交接处因用力而透出隐隐的青筋,胸膛隐去了平时呼吸的起伏,没有一分一毫的动作,就像在Hydra的冰冻柜中的日日夜夜,已经让他的身体建立了寒冷等同于失去记忆和行动能力的反射弧。




Bucky不会说,但Steve知道,他不喜欢这个。Steve觉得胸中发闷,叹了口气,搓了搓手,在手心里哈了哈气,想要去捂Bucky的脸。




Steve的手还没来得及伸出去,一只白白胖胖的小脚横空出世,踹在了Bucky的脸上。




小脚从Bucky的行军被里伸出来,小脚的主人仿佛对外面空气的温度很不满意,被窝里传来哼哼唧唧的呓语的声音,然后小脚缩了回去。被子隆起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小脚的主人像螃蟹一般横着爬了回去,选了Bucky胸膛处最温暖的位置,拱了两下,妥帖满意地趴在那里。




在寒冷的西伯利亚,一团爬在胸口的小小肉球就像一只自己燃烧着的小小火炉。也许是被胸口的小肉球熨帖到了,Bucky被从冷冻柜的身体记忆中拖了出来。Bucky的身体突然抖动了一下,金属手臂放松了下来,胸膛也跟着起伏了起来。他安静地睡了几分钟,看上去乖巧不已。




Steve笑了,正准备爬起来。Bucky突然坐了起来,皱着眉头有点困惑地看着Steve,“我梦见一只装满水的木桶压在胸口,这是以前发生过的事么?”




“木桶”顺着Bucky的胸膛咕噜咕噜地滚下来,掉在Bucky的腿上,哇唔一声哭了出来。




“不,虽然那会儿你很喜欢尝试各种事情,但不会把木桶放在自己胸口。”Steve温柔地说,但却完全没有打算帮忙的意思,抱着手臂,饶有兴致地看着Bucky如何受理腿上的定时炸弹。




Bucky觉得金发大胸脸上的笑容讨厌极了,他皱着眉头厌烦地看了看腿上哭泣的小Micky,像遇见了放屁虫的小学生一样,向前推了推正撅着屁股哇哇大哭的肉球。肉球向前仰了一下,摔了个跟头,跌在Bucky的膝盖上,哭地越发的伤心了起来。




Bucky彻底不耐烦了,眉头皱在一起,眼睛也危险地一点点失去温度——




“嘿,嘿,Bucky,别这样”,Steve把Micky从Bucky的腿上拎起来,轻轻拍打着因抽泣而剧烈抽动的小小背脊,试图安抚正在用嚎啕大哭指责对面那个不懂温存的绿眼睛帅哥,他轻轻地摇晃着她,用带着笑意的眼睛看着她,“好啦,好啦,我知道你饿了。”




“哼。”Bucky发出了一个很小很小的表示不满的声音,从行军被中跳了出来。




4.


吃喝拉撒睡,吃喝总是头一遭。




更何况他们身处的环境连Go-mart都没有,Steve倒是背了些压缩军粮在身上,但总不能指望Micky用小小的乳牙跟他们嚼同样的东西。Steve叫上Bucky,打算去猎点能挤出奶水的动物,寻了一早上,看见一只带着小鹿的母鹿,机警地竖着耳朵,观察四周的情况。Steve轻手轻脚地踩在被泥土分解成一片烂糊的落叶上,小声地对Bucky解释道,“Bucky,带着小鹿的母鹿跑地不会很快,我们追上它抓活的,但是千万别——”




话还没说完,Steve扭头看了Bucky一眼,人已经不在身后。再环顾四处找去,Bucky已经追到母鹿身边,金属手臂一抬,一掌就要劈下去。




好脾气的美国队长也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Bucky!Bucky!抓活的!抓活的!死了奶水出不来呀!”




“啧。”Bucky撇了撇嘴,一脸“哎呀,抓活的有什么意思,土爆了”。然后他放下左手,用右手勒住母鹿的脖子,向后拽去。




——————




“抱歉,借用一点你的奶水,我们这里有孩子。不会伤害你的,放心。”母鹿漂亮的大眼睛盯着美国队长,小鹿泪汪汪地跟在母鹿身下转,用小脑袋撞着Steve的腿。Steve摸索着手下软绵绵的触感,回忆着在乡村时给母牛挤奶的经历,安抚着她。




有了前车之鉴,给母鹿挤奶这种“粗活”自然也不能交给Bucky,打小Bucky就是“James Barnes”少爷,没怎么干过农活,即使身处Hydra的实验室,Steve猜想Hydra也不会用保养起来这么费钱的超级战士去Hydra农场挤奶。万一Bucky没控制住手里的力气,一不留神捏爆了母鹿的乳房,这一早上就算白找了。




但Micky可不懂Steve这番良苦用心,小小的娃儿自己呆在硬邦邦的大石头,也不知道是冷是饿,小腿一蹬只知道哭。Steve扭头看了一眼,手下的母鹿便挣扎起来,拽松了Steve的力气。Bucky坐在一边啃着手里的压缩饼干,双眼放空,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不关心。




“Bucky,你能帮我抱抱Micky么?”Steve手忙脚乱地把母鹿拽回来,硬着头皮说,“呃,他大概是饿了,我马上就好了,你也许可以把手指放进她的嘴里,我见过别人是这样哄的。”




Bucky瞪着Steve,冬日战士少无表情的脸上挤出了一种姑且可以称为“嫌弃”的表情,很微弱,一闪即过,他保持着面无表情的姿态走到Micky身边,看了看自己右手的手指,又看了看自己左手的手指,果断抬起了左手的手指,金属手指在阳光下反射着闪闪的金光,准备塞进Micky的嘴里,几乎要闪瞎Steve的眼。




“另一只,另一只。”Steve拽着母鹿垂下来的乳房,几乎要气急败坏。




修长而干净的手指塞进Micky嘴里的一瞬间,Bucky冷淡的脸上突然换上了一副异常微妙的表情,Steve难以描述,就像…….就像他突然被惊吓了一样。婴儿的口腔柔软而细嫩,触到影子杀手的一瞬间,像捕获到了母亲的乳头一样,本能地吮吸上去。小小的乳牙磕在Bucky的手指上,让Bukcy在朦朦胧胧的记忆中想起某只刚刚出生的小猫,她不肯离开他,用最接近于生命传接的动作传达着她的信任和她的诉求。




Micky含着Bucky的手指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仿佛把肚子饿这件事抛之脑后,她高兴地手舞足蹈,白嫩嫩的小手在空中挥舞着。Bucky的腰僵硬了,他不敢动,就好像Micky是某种超出了杀戮的力量。“Bucky,奶准备好了,热一热就可以喝了”,Steve在身后喊,然后Bucky尝试着向外抽了抽自己的手指——




拔不动,Micky咬住了。




=。=




Bucky用了些力气,拽了拽手指,Micky的脑袋被Bucky的力气牵引着向空中抬去,还是甩不掉。




=。=




Bucky望了Steve一眼,克制着把Micky甩到Steve的脸上的冲动,轻轻地摇了摇手指,Micky的脑袋随着Bucky的手指移动着。Bucky生气了,伸出左手轻轻拉住了Micky柔软的耳朵,眼睛处薄弱的皮肤轻微地跳动着威胁她。她却不哭闹,牢牢地盯着他的脸,婴儿圆圆的大眼睛表达着坚决不松开的自我意志。




被鸡飞狗跳的清晨搞得无比头痛的Steve却扑哧一声笑了,他几乎觉得Bucky和Micky隔着一只手指燃烧起了的熊熊斗魂,他们瞪视着对方,好像谁先让步谁就输了一样。Steve把铁桶从母鹿的肚子下提出来,拍了拍母鹿的脑袋,把她放走了,“好吧,好吧,我要先吃饭,等你们谁愿意先松手或者先松口,你们再来吃饭。”




直到四个小时后,他们都在这场“光荣而伟大谁也不能让步非得分出胜负不可”的视线战争上消耗了不少能量,Micky含着Bucky的手指睡着了,Bucky也保持着站立的姿势犯起困来。Steve把Micky从Bucky的手指上抱下来,粉红的小嘴不满地啪嗒啪嗒地张了几下,吐出两个泡泡来。




他从Bucky的身后伸出手来,揽住他,脸埋在他的脖颈里,呼吸着温暖的气体。Bucky醒了,分辨出是Steve的味道,又闭上了眼睛。




“我饿了”。他小声说。




“谢谢你帮我。”Steve笑了。




5.


火焰在木柴上欢愉地跳跃着,遇见铁皮的罐子冒出一阵白烟,罐子里的鹿奶咕嘟咕嘟地沸腾着。Bucky手中拿着一块彩色条纹的布料,他古怪地盯着那块布料和左手的匕首,然后侧头看了看在他身旁的篮子里吱吱呀呀的小家伙,他看着她发了会呆,犹疑地伸出手来推了推篮子,Micky咯吱咯吱地笑了起来,Bucky的脸上冒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




Steve的脚步声在附近响起,Bucky迅速把视线转移回来,仿佛不想让Steve逮住自己对Micky产生的微弱好感。




“附近有新鲜的脚印,留下脚印的人想要埋掉,但处理的很粗糙。可能是从实验基地跑出来的Hydra。”Steve坐下来,向柴火上丢了两棵木柴。




Bucky没有答话,Steve继续说,“如果只是逃兵倒是好办,怕是盯上了Micky”,Steve一边说着,视线在Bucky手中的彩色条纹布料上迅速扫过,脸刷的一下红了。




显然,Steve对这块布料十分熟悉。




吃饱喝足的Micky需要畅快地解决拉撒的生理需求,然而两个经验鲜少的奶爸在Micky第一次尿裤子后才意识到了这一点。身为美国队长,对人民的服务就是要事无巨细,Steve一边这样告诉自己,一边把哼哼唧唧的Micky从湿哒哒的内层衣物里剥出来,在Bucky令人尴尬的注视下,就着附近的溪水洗干净在柴火边烤着。这时Steve才意识到,翻遍了Micky的小篮子,也没有看见备用的尿布。




超级英雄身上只穿着作战服,然而把作战服撕开做尿布,对于婴儿来说也过于硬了些。他环视了一下自己身上,除了作战服......就只有那条彩色条纹的四角内裤了......这不好吧,Steve为难地看了看坐在一旁的Bucky,Bucky把视线挪向远方,仿佛并不关心他的愁苦,他又看了看Micky,小婴儿的屁股露在风里吹的有些泛红。




身为美国队长,对人民的服务就是要事无巨细。Steve鼓励着自己,找了个角落,躲避着Bucky的视线。




然而当Steve手捧着四角内裤躲在角落里准备撕成条时,Bucky又如鬼魅一般出现在Steve的身后,他亮了亮手里闪闪发光的匕首,恳切地对Steve说,“我来吧,我有匕首。”




Bucky依旧没什么表情,但看上去很真挚,好像他是真的想要有些参与感,Steve实在无法拒绝Bucky想要参与为人民服务的事业的热情。于是Steve背过身去迅速地把四角内裤扯成了几块布,即使用美国队长的使命催眠自己一百遍,他也无法想象Bucky拿着自己完整的、由神盾局供给的、彩色条纹的、也许还有某条条纹是夜光的四角内裤。




此时此刻,坐在篝火旁的Steve尴尬地用脚蹭着面前的地,悲哀地发现,即使已经被撕成了几块,这几块布在Bucky的手指间翻飞时,他依然无法面对,他甚至会不由自主地担心,进入西伯利亚森林后这条内裤已经穿了几天了,他还因作战而出了汗,会不会有古怪的味道……实在太羞耻了。




好在Bucky没给他太多时间把地蹭出一个坑,Bucky突然问道,“你是不是很喜欢小孩儿?”




“我么?还好。”Steve抬起头。




Bucky不再说话,专心用匕首裁着手中的布料。过了一会儿,Steve小心翼翼了起来,“怎么了,Bucky?”




“Peggy……Peggy Carter。”




“你记得她?”




“只有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子……你们为什么没有结婚,你好像很喜欢这个。”Bucky对着Micky的位置示意了一下,他皱着眉头,看上去很困惑。




Steve大致明白了Bucky脑中在想着什么,他笑了,“Bucky,孩子是双方确信彼此相爱后才会诞生的生命,那个时候我们都不确信,而且那时是战争年代,我以为你死了,Peggy是个很好的人,也许我们是很合适的伴侣,但时机也许不对,我想,那是我们当时的共识。现在我找到了你,你远比其他任何事情都重要。”




Bucky歪了歪脑袋,好像在思考着。




Steve继续说,“说实在的,Bucky,当年你比我更喜欢孩子。那时候我比现在瘦小,孩子们总是喜欢更强壮,更风趣的那一个。你做的很好,他们都围绕在你身边,我甚至担心有一天你会突然抱着一个婴儿出现在我身边,跟我说,嗨,Steve,这是我儿子,你得做他的教父。”




“我更喜欢这个?”Bucky有些惊奇地问,他为难地看了看Micky,露出一个有点迷茫和羞涩的微笑,“我不知道,我记不起类似的东西。”




“没关系,Bucky”,Steve突然涨红了脸,但他仍然盯着Bucky,“如果你愿意的话,从这里离开后我们可以一同领养一个孩子,但那也许需要证明双方共同的婚姻关系。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是说如果你介意,我当然可以再等待一段时间,我并不着急......但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Bucky身后的灌木丛突然发出些熹微的响动,Bucky对Steve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站起身走到灌木丛旁边,迅速地从灌木丛中揪出一个影子,Bucky的手很快,对方挣扎了两下,手指抓扯着Bucky身上的衣服,但很快被Bucky的手扣住了喉咙。




“Bucky,留神,我们得问问他实验室的事情——”,Steve的声音中途戛然而止,他的视线顺着偷袭者在地上蹬踩的双脚一直看到了脚下,那块彩色条纹的布踩在偷袭者的脚底。




那是他唯一的、刚刚脱下来的、被Bucky握了半天的......




谁说美国队长不会发脾气?讯问,不打嘴就可以了嘛。



评论

热度(158)

  1. 颗颗纪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