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颗

【盾冬】教你养一只巴基宝宝(十四)

青木墨未:

他在迷茫和悲伤之中睁开眼睛。


沉睡了将近一天一夜以后,小巴基稳定在了十二三岁孩子的形态不再变化。


他的面容开始褪去幼儿时代的一团稚气,瘦下来的侧脸显出了一两分少年的样子。同时那双天使一般的大眼睛也不再像他童年时代呈现出的纯粹的透彻的翡翠绿色,而是带上了几分冰冷的湖水一般的灰蓝。


醒来的孩子看起来像是在大雪纷飞的寂静旷野里迷了路。


史蒂夫不知道他在可怕的梦境里经历过什么——他很久没再见过他哭了。


就是不久前他变成幼儿时,他失去记忆对一切都感到慌张恐惧时,他作为冬日战士被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用最大的恶意对待时,巴基·巴恩斯都没流过眼泪。


他好像能勉强自己面对绝境之中所有扑面而来的锋利伤害。即便在完全看不到希望和黎明的时刻,他都只是一个人沉默着忍耐孤独和绝望。


因此尽管命运把一切残忍加诸在他身上,他始终没有求过饶。


他们两个人就像一面镜子印出来的两个影子,从久远的年代以前被扔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他们能为自己求的东西都太少,于是渐渐也习惯了,什么都不再伸手去要,像是天生就该理所当然的承受残酷。


好在还有对方的存在能够让他们稍稍为自己保留这个世界上他们能够私有的一些东西,保留一点私人的记忆和生活,而让他们不仅仅是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


史蒂夫把他的过去和未来抱进怀里。


孩子柔软冰凉的小脸贴在他的肩窝,呼吸喷出的一小团温暖的气息透过他上身薄薄的面料让他感觉到安心。这一小团呼吸让他得免于流离失所。


男人小声的不断唤着孩子的名字:“巴基,巴基……”他的吻带着安抚意味轻轻落在小家伙精致可爱的发旋上,温柔小心的力道却给男孩带来巨大的安全可靠的感觉。


“我以为你死了。”男孩语无伦次地说。他轻轻颤抖了一下。“我以为我害死你了。我把你害死了吗,史蒂夫?”


……有那么一刻美国队长觉得自己在面对有史以来他遇到过的最可怕的敌人。他想他们一定是把他的心脏拿去放在火上烤了,并且在上面用钝匕首切割了数不清的次数。


在此前,无论经历了什么,他强大的士兵都无坚可摧。


你是为这个才哭吗?


“你梦见我死了吗,我的巴基?”他声音发紧,但是努力想让自己脸上看上去带着一点笑意。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是轻松的调侃着。


他不能比男孩表现的更脆弱。


“梦到?”小巴基的情绪开始慢慢平静下来。


他脑中纷纷杂杂的回忆和模糊不清的片段像很久之前看过的电影一样不断闪现。这让他感觉到极大的痛苦——那些让他不寒而栗的记忆碎片像是隐在阴影里吐信的毒蛇,恃机就会扑上来撕咬他。


他下意识的逃避着。


然而最后定格在他脑海里的是他们现在那间小小卧室,扔在床头柜上画着男孩和气球的故事书,是罗曼诺夫特工说过的冰淇淋,和他闭上眼睛前男人给他的绝对不会离开的保证。


噩梦所带来的阴影在男人的安抚下慢慢褪去了,他开始相信那只是噩梦。


他已经从黑暗中被人救了出来,不用再知道一个世纪以前他以为的噩梦真的发生在了自己身上,并且几乎完全杀死了詹姆斯·巴恩斯中士的强大灵魂。


“太好了!你活着!你活着,史蒂夫。”一个世纪以后终于从黑暗中醒来的男人透过这个稚嫩的孩子说道。


“我当然活着。”男人还像对待之前那个只到他大腿的小娃娃一样把长大了一些的小男孩一把抱起来。他长高了不少,可是在高大的美国队长怀里还是只有小小的一团,“我不会再把你自己留下的,巴基。从此以后,无论你到哪里,我总会和你一起去。”


他把小男孩放在一面落地镜前。


“去看看你的样子吧。你长大了,我的宝贝儿。”

评论

热度(133)

  1. 颗颗玖兰圆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颗颗玖兰圆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