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颗

星空蓝与山伯 第二部【9】2.0

.:

星空蓝准备去工作室。




晓波拉着他,说,你今儿在家休息,我去盯着。




星空蓝原本想着与晓波一起去,但是转念想到了其他的事,便没有反对。




晓波说,你正好处理一下手头的事。




星空蓝一怔,心中一沉,说,什么事?




晓波顿了顿,说,就你的那些事。




星空蓝沉默片刻,说,晓波,你怎么知道的。




晓波说,你的INS照片。




他还想说,我去过香港,我看见过他,也看见了他的纹身。




晓波低低的说,他对你挺好。




星空蓝担心的便是这个。晓波的感情启蒙晚,那是因为晓波对于感情有种专一和执着,甚至可以说是洁癖。




而现在,晓波被迫处在了一个最尴尬的位置。




晓波站起身,去了客房,过了会儿,换了套新买的衣裳出来。说,我出个门。




星空蓝面色微微一变,说,你去哪儿?




晓波说,买早饭,你想吃什么?




星空蓝握住晓波的手腕说,家里什么都有。




晓波说,你要处理一些事,我不方便在场。




星空蓝说,我没什么可处理的。




晓波说,你跟他在一起。晓波顿了顿,说,也有段时间,不像我跟言蹊那会儿,我们那时候就跟过家家似的,也谈不上感情。可你们不一样。而且,你或者,再考虑考虑。




星空蓝说,考虑什么。




晓波看着星空蓝,说,咱们这话必须得摊开来说明白了。我爸说,他最担心的不是我和你在一起。而是我和你在一起之后,你如果把我踹了,我怎么办。




张学军虽然不理解晓波,但知道晓波的个性。




和晓波亲近的人,都看出晓波这一点。他有点不合时宜的干净和纯粹。




这年头,谁跟谁在一起都是一分试探两分应酬三分余地,能给四分真心,已是感天动地。




但晓波要么就是十分真心,要么就是没有。这样的人,一旦爱,就爱得义无反顾,一旦伤,便伤得血肉白骨。




晓波说,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




星空蓝看着晓波神情格外认真,便说,什么事。




晓波说,那一天……在后海边,下着大雪的那一天。你来找我的那一天。我看见你的那一眼,我觉得,这世上,我再也不要其他人了。




星空蓝简直呆住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沙哑的说,……那为什么……




晓波说,可是后来,小年夜,咱家来过别的人。




晓波垂下眼,说,……我看得出来。








那一天,他看得出来星空蓝的慵懒的背后的意义。明白一屋子香水底下掩盖的痕迹。事后也证明了那一刻梨形耳钉的出处。








晓波说,那一天我就跟我自己说,张晓波你别傻逼了,张晓波你自作多情。你对我好是因为你把我当弟弟。你对我好,是因为你人好。不是因为你喜欢我。




星空蓝的心中苦涩无以复加。他以为自己走了九十九步,他只看见自己的九十九步,却没看见另一个人曾经试图迈出去一步,却又因为自己,悄悄退回原位。




晓波说,你亲我的时候,我其实挺生气的,我以为你他妈的耍流氓呢。可你说……你说……




晓波轻轻的说,你说你喜欢我。




可你怎么能喜欢我呢。




你不是有别人么。






那么多的前因,却是原来如此,竟然如此。天地翻覆,不过如此。




星空蓝站不住,在沙发坐下。










晓波走到星空蓝面前蹲下,把手放在星空蓝的膝盖上,说,你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星空蓝喉头哽塞,心里早已回答,我什么都答应你。




晓波说,你有一个男朋友也好,十个男朋友也好,你跟他们分了,他们问起来为什么,你就说,你在北京被一叫张晓波的挖墙脚了,从此以后,咱们俩,好好的一起过。




星空蓝闭上眼,心碎至此,无力为继,低声喃喃,晓波,对不起。




晓波捧住星空蓝的脸,说,别介。混账事,我做得不比你少。你们都说我好,可我不觉得。我也自私,我也各种毛病,咱们谁都不是好人,那不正好吗。坏人就该和坏人在一起,彼此祸害。




星空蓝抬手,握住了自己面颊上的晓波的手,说,你不是坏人。




晓波说,你可别这么说,日后得打脸。




星空蓝睁开眼,看着晓波,说,我的晓波,不是坏人。




晓波心里酸酸的也甜甜的,像浸在蜂蜜苏打水里,小声说,我悄悄告诉你啊,你可猜不到我在想什么呐。为了能过我爸那一关,我还琢磨着你如果是个女的,咱们把肚子搞大了,我爸不答应也得答应。




星空蓝看了晓波一眼,又像嗔怪,又像眷恋。






小王子虽然还懵懵懂懂的刚开窍,凡事想得不周到,有些地方还想岔了,比如搞大肚子什么的,但是小王子认真的在考虑。




考虑他们的将来。




 


星空蓝握住了晓波的手,握得微微用力。




晓波说,你是不是想亲我了?




星空蓝轻声说,这种时候,别问问题。




晓波哦了一声,乖乖的献上嘴唇。




星空蓝用自己的嘴唇爱抚年轻的恋人的双唇。




而晓波在亲吻里还能分出心神来嘀咕,你要伸舌头你先打招呼啊,我提前准备。




星空蓝心里好笑又好气,轻轻的咬了一下晓波的嘴唇。




晓波诶哟一声,睁大眼,眼睛圆溜溜的,明亮的阳光之下泛出透明的杏仁色。












晓波背上了包去工作室。




星空蓝送他到了门口。




晓波抱了一下星空蓝,说,我走了。




星空蓝抱着晓波,心里充满了眷恋与不舍,他很清楚,彼此就在同一个城市里,再隔几个小时便可以再见,怎么就这样难以忍受分离。




晓波说,真邪门。




星空蓝说,怎么了。




晓波说,我真不想离开你。




星空蓝心头一阵酸楚的甜蜜,轻轻说,那就别……




晓波叹气,可是我那老板特别冷血特别残酷,我要是不去上班,就没法挣钱养你和小波。




星空蓝一顿,说,特别冷血特别残酷?




晓波说,是啊,还特别喜欢咬人嘴巴。




星空蓝刚想动手,晓波哧溜一下从他怀里逃出来,挥了挥手,高高兴兴的说,我走啦。



评论

热度(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