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颗

【盾冬】教你养一只巴基宝宝(三)

青木墨未:

对于刚出了三十几个小时危险任务的脱身后来看他的队友,史蒂夫感到最欣慰的一点是:娜塔莎可以帮他去买个感冒药什么的。


“我走不开,娜塔莎。我得在巴基身边陪着他。或者你帮我照顾他一会儿,我下楼去买?我保证马上就回来。”


罗曼诺夫特工飞快否定了后一个要跟一个叫做“小孩子”的生物共同相处的提议:上帝啊!如果待会那个年幼的冬日战士醒了之后要哭或者凑上来要一个甜腻腻软绵绵的拥抱或者要喝奶什么的,她觉得自己全身的汗毛都会竖立起来,虽然说,她绝对是想多了。


小孩子这种东西太过柔软,她一向只敢敬而远之。


“好吧,我去帮你跑腿。”


史蒂夫本来准备煮一个麦片粥,把自己的早饭和看起来也没吃什么东西的娜塔莎对付过去。但是他刚把麦片倒进碗里,四倍于常人的听力就让他听到了卧室方向传来的细碎的声音,他丢下碗三两步跑了过去。


小巴基并没有醒来。他像是在梦里正经历着什么可怕的事,小眉头拧在一起,两只小手握成了小拳头。整个人不知道因为发烧还是可怖的梦颤抖着。


史蒂夫听见孩子绵软又幼嫩的声音在轻声哀求着“不……不,我……再也不……”


男人把小巴基连着被子整个人抱了起来,搂进怀里,不住的轻吻着他的额头和脸颊,声音温柔而低沉的唤他的名字,把他唤醒。


孩子的整个后背都被汗湿了,一直微微的发着抖。他醒来时,那双漂亮的绿眼睛里还有恐惧和绝望,一只手紧紧抓着史蒂夫胸前的一小块布料。


史蒂夫紧紧搂着他,一只手不住摩挲着巴基的头发和柔嫩的后颈,“好了,巴基。好了,别怕,宝贝。你做了噩梦,什么都没有,你很安全,你在我身边。”


他那低声细语起了镇定的作用,使小男孩感到安慰。男人胸前紧实的肌肉让小巴基有了可以依靠的感觉。他渐渐不再发抖,嘴角抿起来,显现出一种幼稚的倔强和坚强。


史蒂夫把被子往上拽了一下,整个包住怀里的小男孩,“怎么了,巴基?你梦到了很可怕的事对吗?”


史蒂夫以为自己不会得到回答。可是巴基在他胸前蹭了蹭额头后,开口了,“我说了不该说的,他们要惩罚我,”他声音因为发烧还带着类似哭腔的嘶哑,顿了顿,他补充道:“他们是坏人。”


“你很怕那个呀?但是,巴基,”他竭力找到合适的方式去哄他,“不要怕。坏人一定不会再伤害你的,我会保护你的,那一切都过去了。”


但是小男孩并没有仔细听史蒂夫在说什么,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我很怕那个……这么大,”他抬起两只小手比划着,“放在我头上……有一次我试着咬断舌头,但是他们生气了……如果我说了那句话……”


有那么一会儿,男人再也想不出任何话去安慰他的宝贝——他的手掌不由握紧了,胸腔沸腾的杀意使他的喉咙都泛出一阵腥甜。直到小巴基警觉的瑟缩了一下,他才勉强放松了全身的肌肉,对小孩子笑了笑。


“你不该说什么?巴基?你说了什么?”他从上到下拍抚着男孩的脊背。


这回巴基沉默了很久,他似乎又身临其境的感觉到了那种恐惧,多次的洗脑让他在试图想起那句禁忌的话时就会感觉到很大的痛苦。但是即便如此,那个惩罚的开关只是被他埋在了深处而已。


在把一切会带来惩罚的记忆,把所有美好的时光和漫长的岁月慢慢丢掉后,总有一件事他坚持着不肯撒手。“我说……说……”他努力回忆着,像回忆着一件很重要的的绝不能被忘记的事情,“他会来救我,像他上一次来救我一样。”


在他没看见的地方,无坚不摧的那个男人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巴基不知道,他等了不知道多久的那个人根本不知道他还活着,那个蠢货在他心爱的巴基坠下火车后就满心仇恨的为他报仇去了。


那往后七十年,在巴基每一次因为无望的坚持经受残酷的惩罚时,他都无牵无挂的沉睡在遥远的冰海里。


在轻轻的摇晃和男人温柔的安抚中,小巴基又要睡着了。但他不知道出于什么坚持,像是在确认过没有危险后,又执拗的想要得到那个已经没什么意义的答案。


“那你觉得,他会来救我么?”孩子闭上了眼睛,声音充满了倦怠。


史蒂夫撒谎了。“他会的。”

评论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