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颗

【盾冬】教你养一只巴基宝宝(四)

青木墨未:

史蒂夫的厨艺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着。他从只会水煮青菜和泡麦片粥,到会烤饼干,会自己调汁给小巴基做鸡汁土豆泥,只用了短短两天的时间。


过去他从来没发现自己有这方面的天赋。没有任务的时候,他常常就在晨跑后去楼下的快餐店随便买点什么果腹。那时候,他对生活并没有什么格外的期盼。


他愿意为素不相识的人付出生命,但是对于自己,他没有什么奖赏了。


昨天和今天永远像单调的复制粘贴。过去和未来都并没有什么不同。


直到他失去的一切再次回到他的生命里。


或者是因为这次的生病,或许是一起分享了那个噩梦,小巴基和史蒂夫亲近了很多。当然,他仍然不会像任何一个七岁的孩子一样任性,玩闹或者撒娇。看上去九头蛇给他带来的东西仍然困扰着这个变得幼小而脆弱的生命。


史蒂夫不知道他都记得什么。他从来不问他那些事,不敢,也舍不得。


他有时候甚至怕眼下的时光偷来的,是他在长久的迷失中无法自拔的某种幻想。他有时候整夜整夜无法入睡,就坐在床边看着被子裹住的小小一团。看他在月光里稚嫩的眉眼,看他在梦里握成拳头的小手,连细微的呼吸起伏的声音都会带来男人心里某种隐秘的满足。


他借助超浓的咖啡保持清醒,来免于每一个梦中的大雪纷飞和疾驰的火车,告诉自己他的宝贝还好好的待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小巴基并不挑食,但是很明显,他更喜欢史蒂夫的小饼干和鸡汁土豆泥。他吝于表达他的情感,但是史蒂夫在厨房忙碌的时候,他有时候会从电视前跑过来,半张脸藏在厨房推拉门的后面看着男人的背影。系着围裙的史蒂夫会过来亲亲他的额头。他从不躲开。


在史蒂夫看不到的时候,小男孩会抬起右手摸摸被亲过的地方。


有几个午后,史蒂夫在窗前的地板上摆着毯子,软垫,果汁和小饼干。两个人可以安安静静的度过一整个下午,一直到黄昏降临,阳光把最后的温柔镀在孩子冰冷的左臂。


那时候史蒂夫总会产生一种错觉,好像他们还在一个世纪以前的布鲁克林。他们在有着尖尖屋顶的老房子里,把沙发垫搬到地上躺在上面,看着屋顶糊着的报纸,天马行空的想象着未来。


没有战争和离别,没有漫长的七十年里无望的等待。他们就住在那幢老房子里。很快就老了。于是得以坐在院子里的两把旧椅子上,慢慢回忆从前的事。


夜里,小巴基双手抱着瓶子仰起头喝史蒂夫为他温好的牛奶。史蒂夫还是不完全明白怎么去养一个七岁的孩子。他坐在床头读一本书给他的小男孩听。有一点童话的风格,但是却并不完全把读者当做孩子对待——史蒂夫不确定是否该给巴基讲小鹿或者兔妈妈。


他在讲一个男孩和气球的故事。男孩要经过金色的沙漠,经过没有风的森林,经过人们的花园和城堡,经过许多痛苦和幸福的事,去寻找遥远的高山上他飞走的那只气球。


今天这个故事要结尾了。


巴基没有对这个故事表达过喜爱,但是他的眼神是全神贯注的。为了那双有湖水波光的绿眼睛,男人愿意永远为他讲下去。


而最终,史蒂夫得到了他的奖赏。当气球的线终于重新攥进小男孩手里的时候,巴基笑了。


他一定等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了。


有一刻史蒂夫觉得这是他的生命里所能得到的最美的东西。他屏住了呼吸。


直到遥远的世界里传来慈悲的福音,直到眼前的字迹变得模糊不清,他才重新回过神来。


书册上那一页小男孩的脸上印着一个大大的笑容。


史蒂夫带着感恩般的心情念完了最后一句,“男孩觉得非常幸福。”


然在床前的壁灯熄灭的时候,整个房间陷入了安宁的黑夜里。像他的宝贝道完晚安后,他听到了巴基小小的声音。


“气球一定也觉得很幸福。”


这个夜里,史蒂夫睡熟了。梦里他走了很远,要穿过无边无际的沙海,路过无穷的参天高树,但是再不用经过飘雪的寂静山岭,和一列疾驰的火车。
——————————————————————————

评论

热度(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