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颗

媒!媒!媒!(一发完)

口罩:

请用读虎!虎!虎!的感觉读标题 这是一个恐怖悬疑故事(并不


我表再做搞笑役啦~搞笑役没前途~我要做个厉害的写手,嗯




简介:70年后,冬兵口味的吧唧哥哥依然用自己的方式为罗大盾牵红线,罗大盾今天也很心塞啊




“那么,医疗部的琳达怎么样?”娜塔莎一边整理潜行服,一边给了身边的美国队长暧昧的一瞥。


史蒂夫叹了口气,他用力关上储物箱:“认真的,娜塔莎?”


女特工抱着手臂,斜靠在储物柜上,挑了挑眉:“你知道,I can do this all day。”


“事实上,还是那句话,too busy,我刚找回bucky,有比约会更重要的事情。”


“come on,之前你忙着找他,现在你忙着照顾他,你得有点私人生活。”


私人生活,史蒂夫摇了摇头,他的私人生活就是bucky,但这太私人了,他不想和任何人分享,所以他随便扯了个理由,结束这个话题:“好吧,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仍然想要一个和我有相似经历的人。”


娜塔莎简直受够这个老男人的无趣,他到底是不是直男:“啊哈,我猜你肯定觉得猎鹰是个合适的人选。”


“why not?”史蒂夫耸耸肩,背上盾牌,转身离开,拒绝再继续这个话题。


当女特工也离去后,冬兵沉默地从阴影中走出。




两天后


史蒂夫在结束工作后想要载巴奇回家,但是男人罕见地拒绝了他。


“巴奇,你有哪里想去的吗?”史蒂夫觉得自己应该为巴奇有了自己的想法而高兴,但是事实上他就像个控制欲过度的家长,无法克制地一刻也不想巴奇脱离自己的视线。


冬兵把双手插在卫衣口袋里,用惯常的沉默代替了回答。


史蒂夫深吸一口气,好吧,别像个牢头,你说过没人可以再控制巴奇:“那么,我自己回去了,明天见,就,照顾好自己,好吗?”


巴奇飞快地看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史蒂夫强迫自己不再磨蹭,他发动机车,轰鸣声中哈雷迅速蹿了出去,他从后视镜里看到慢慢缩小在视线中的巴奇,不断告诉自己,现在是11点,再过8个小时,不,7个小时,他们就可以再见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郁闷地回到他和巴奇的小公寓,在打开公寓门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他没有开灯,把盾牌握在手里,慢慢地靠近他的卧室,他轻轻地推了一下虚掩的门,然后借着窗外的光线看到了………………的一幕。


山姆被扒光了衣服,只穿着内裤,绑得跟一块德国猪脚一样,嘴里塞着抹布,躺在他的床上。






这事情发生一周后,仍然没有任何线索,没有任何邪恶组织出面宣告为此事负责,也没有任何连锁危机发生。


事实上这看起来更像一个恶作剧。山姆为此请了病假并申请了让Fury心情差了好几天的工伤理赔,他对事件是怎么发生的完全没有印象,但是他感觉自己现在很脆弱,克林特·巴顿形容他看起来需要参加性侵害互助小组,或者去拉斯维加斯玩一把。


“现在的罪犯简直让人无法理解。”史蒂夫搓着脸,他正在考虑发短信安慰山姆,因为山姆告诉他,他要一个人静静,尤其不想看到史蒂夫。


娜塔莎拿起酒轻抿了一口:”也许那个罪犯该扔一个脱光光的美人到你床上。“


史蒂夫不由自主地瞄了一眼正在边上沉默地玩匕首的巴奇,又在巴奇注意到之前,迅速收回了目光。


女特工为这个小小的发现而恍然,她慢慢勾起一边嘴角,故意凑上前:”对了,约会的事情怎么样了?“


她注意到某人停下了手里的匕首,她为这个发现而得意。


”娜塔莎,你这样我会怀疑你的动机。“


黑寡妇保持着奇怪的微笑:”就只是为我们都找点乐子,来吧,说说美国队长的性幻想。“


史蒂夫努力控制自己的眼神盯着眼前的女人,而不是某个其他什么人:”enough。“


”就说说你喜欢什么类型,高矮胖瘦,前台的kate,信息中心的Denise, 还是街角咖啡馆的那个Abigail?或者not a girl?”


史蒂夫站起来,他给了巴奇一个眼神,后者把匕首收好,沉默地站到史蒂夫身边。


“我会考虑巴顿的,娜塔莎。”




五天之后,克林特·巴顿发生了和山姆一样的意外,不同的是,他是被打晕的,拷在史蒂夫的床上,罪犯手法很专业,对待特工的那种,并且相当粗暴。


这大概值得一次复仇者会议。


”巴顿还好吗?“史蒂夫有些担心地看着娜塔莎。


女特工耸耸肩:”除了刷新仇恨排行榜,他还不错,你知道邦德曾被绑在椅子上摸大腿吧。“


”好吧,那么现在这个不知名的罪犯大概是复仇者仇恨排行榜的第几位?“托尼喝着咖啡问,”在loki前面吗?“


寇森看向一边的索尔:”这会是loki所为吗?“


索尔露出不解的表情:”loki做事都有目的,他不做无聊的事情。“他说完忽然发现那个总是沉默地坐在一边的冬兵瞪了他一眼。


黑寡妇敏锐地捕捉到了巴奇的视线,一种奇怪的感觉隐约浮现。




大家离开后,娜塔莎叫住正结伴离去的史蒂夫和巴奇。


”cap,有没有兴趣借一步说话“黑寡妇摆了摆头。


史蒂夫皱眉,他看了看巴奇,后者依然没有表情,娜塔莎忽然挽住他的胳膊,用力把他带离了冬兵身边。


他们一起走到拐角,娜塔莎忽然凑近史蒂夫:”kiss me。“


史蒂夫用一种你疯了的表情看着他:”这不好玩,娜塔莎。”


娜塔莎一把揪住他的领子,把他拽到一个气息相闻的距离:“你这辈子要想有机会上你最好的朋友,就别废话。”


她猛地咬住了史蒂夫的嘴唇,然后用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她感觉到背上一阵寒意,同时,她嘴里的这个男人僵硬地像个处男,没准就是。


她恨死老男人了。




三天后,娜塔莎逮住了冬兵,事实上是美国队长和娜塔莎一起逮住了穿着夜行服的冬兵,简直就像一年前的洞察计划,只不过这次他们的交手地点在娜塔莎的卧室。


史蒂夫把巴奇按在墙上,他简直不能相信,难道这一切真的是巴奇做的。


“为什么?”


巴奇露在面罩上方的眼睛含着一层水雾,他眼圈都红了,史蒂夫觉得一千只小猫在蹭他的脖子,他放开巴奇,然后不顾对方挣扎,抱住了他,他知道巴奇不会真的伤到他。


”大概因为他觉得你看上了山姆,巴顿,或者我。“娜塔莎撂了撩头发,走上前。


史蒂夫睁大了眼睛,他一把扯下巴奇的面罩:”真的吗?巴奇,你,你在为我安排约会?“


巴奇咬着嘴唇,眼睛里的水越积越多,鼻翼扇动着,看起来在发怒和大哭之间,他非常非常生气,或者非常非常委屈。


史蒂夫望着他的表情,觉得有一千只小猫在一边蹭他一边舔他。


”你没有时间约会,绑了给你,可以直接上。“巴奇说完,又迅速闭上嘴,皱着眉头,嘴巴无意识撅着,睫毛湿漉漉的,“你可以有很多时间陪我,如果你不花时间约会。不想你离开,也不想你不开心。”


史蒂夫感到心脏收紧了,他搂着巴奇的脑袋,揉着他毛茸茸的头发,亲他的前额,他的鼻子,他的脸颊:“你这个傻瓜,你这个笨蛋,我没有不开心,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娜塔莎叹口气:“告诉他,cap,告诉他你真正想要的。“


史蒂夫看着巴奇的眼睛:”我想要一个和我有共同经历的人,他跟我一样活了很久,却还对这个世界如此陌生,天真地像个孩子,他失去了很多,但是现在一切都在重新开始,我会一直陪着他,looking for the lost,till the end of time。“


巴奇怔怔地看着史蒂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娜塔莎翻了个白眼,你就不能直接说,我爱你,巴奇吗?


万一他以为你说的是索尔呢?




三天后


索尔一个人在休息室喝啤酒看达人秀,他看到冬兵拿着匕首悄无声息地出现。


“你好,吾友,要来点啤酒吗?”索尔乐呵呵地举起酒杯。




end

大家晚安,seb生日快乐,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完成心愿

评论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