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颗

开始前结束(五)

口罩:

这文写起来真是太开心了,完全停不下来,虽然冷得要死,但是请不要嫌弃我刷屏……以及比起热度,我更希望有评论,于是第一次把文丢去SY,结果依然那么冷,又心酸又好笑,我也是醉醉的,但是这种萌成狗的感觉让我根!本!停!不!下!来!








5.Thor




 




“如果你们想知道的话,我也知道Steve和Thor长什么样。”








Bukcy不用Charles告诉他Steve长什么样,但他确实好奇Thor,毕竟在第一天踏进校门,他就听闻了Thor的威名。这位外星球的王子,长期不在学校,却依然用他本人不见得愿意的方式荫蔽着他的弟弟——在Loki惹出各种麻烦的时候,祭出Thor的大名,总是很有效。这就和学校大部分人去酒吧赊账,都甩出Stark的名号一样。




Stark代表着数不清的美元,而Thor又代表着什么呢?




这个疑问在Bucky见到Thor的那天有了答案。金发神祗穿着阿斯嘉德的戎装毫无预警地出现在学校公共餐厅,彼时电视上正转播棒球赛,Thor的出现堪比Babe Ruth驾临,所有人都和激动地和他打招呼,有个家伙直接踩着餐桌跳过去,勾住Thor的脖子,大吼着,“看看,这是谁?我们的雷神回来了。”




对于这一切,年轻的王子露出比外交礼节真诚的多的巨大笑容,他雄狮一般的气魄和puppy一样的笑脸完美融合,如果说Loki是伦敦常年的阴雨,Thor大概就是澳洲金色的阳光,有谁不爱好天气呢?




除了他那始终处于青春期的弟弟。




Loki完全不看他被人群簇拥的哥哥,他快速地收拾着桌上的书本,一刻也不想在待在这里。




这样反常让Bucky担忧,他拉住loki的胳膊,想问“你怎么了?”又想说“不用这样吧,那是你哥哥”最终他什么也没说,站了起来,“我跟你一起走。”




Loki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




但还是晚了一步。




“Loki!”雷神洪亮的声音穿过整个大厅,叫住了亟欲逃走的弟弟。他挥别人群,大步踏来,在Bucky还没反应过来前,就长臂一捞,把Loki抱进怀里。一点也不矮小的邪神完全被Thor巨大的身躯覆盖,那场面既可怜又可爱。




“你好吗,弟弟?”雷神稍稍松开Loki,但依然用巨大的手紧握着他的肩膀。




“如果你不出现,我会更好。”Loki用他一贯的刻薄回应哥哥的热情。




Thor微微皱眉,他的一只手上移,擒住loki的脖子迫使他抬起头,他们靠的太近,Bucky有种奇怪的感觉。




“你还在生气吗,弟弟?我以为一切已经过去了。”




从头到尾都没有看Thor一眼的Loki终于把目光对上哥哥的眼睛,他像吐信子的毒蛇,恶狠狠地说,“永远,Thor,永远。”




然后Loki像每一次一样,消失在空气中。




 




 




Bucky一个人回了寝室,Loki不知道去哪里躲他的哥哥了。在楼梯上,他遇到了Charles,对方急匆匆的跑下楼。




“怎么了,你上课迟到了吗?”




“是Harry,他晕倒了。”




 




 




他们一起去了医疗实验楼,在走廊上遇到了蜘蛛人。那家伙沮丧地用额头抵着墙壁,一只脚拨弄着滑板,看起来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他在哪,Peter?”




Peter转过身,他的眼圈红红的,指了指病房的方向,“还在里面,但是医生不让进。”




他们只好一起坐在走廊上。没多久,一群年纪不一但穿着考究西装的男人面容严肃地走来,他们目不斜视地在走廊上站定,其中一人走上前来,“抱歉,但请你们离开,这里接下去将由我们负责。”




“抱歉。”Bucky往椅子上靠了靠,“我的朋友在里面,我哪儿都不会去。”




”哗——“滑板撞在西装男的皮鞋上,Peter冷声说,“他们是Osborn公司的人,一定是得到了消息,急着来查看情况,以免股票震荡。”




“……Peter,想打架吗?”Bucky慢慢站起来。




“哦,等不及了。”peter一脚踩上滑板。




 




 




早晨4点多的时候,Harry醒了,他们一起围在他身边,男孩虚弱地笑了笑,又皱起了眉头。看护经验丰富的Bucky知道,他暂时说不出话,他轻轻摸了摸Harry的头发,看着他,“想要什么?”




Harry透过长长的睫毛把目光落在站在他床边,却始终不肯抬头的蜘蛛人身上。Bucky了然地点点头,他和Charles退出房间,留给该在这里的那个人。




 




 




“所以Peter要去英国。”Bucky喝着咖啡,和Charles一起在晨光微曦的校园里漫步,“他并不知道Harry对他的感情,是不是?”




“恐怕现在知道了,虽然这并不是Harry的本意,考虑到Gwen ……你明白的。”




Bucky撇了撇嘴,“我不擅长这个。”




Charles轻笑了一声,“Steve。”




“……有这么明显吗?”




Charles笑着耸耸肩,“你可以告诉自己只是因为我能看到别人脑子里在想什么,如果这样能让你安慰一点。”




“好吧,我承认。”Bucky把喝完的咖啡抛进垃圾桶,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我爱他。”




“天啊,这有点太甜蜜了,你应该告诉他。”




“我知道,但有时候……就是,我们太熟悉了,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我是说,这看起来有点怪,最好的朋友告白什么的。”




“好像Harry和Peter有什么不同似的。”




他俩一起为这奇妙的相似笑起来。




“没错,你说得对,我该告诉他,也许星期五,那样我们可以一起度周末了,全新的关系。”




 




 




Bucky回到寝室,他的室友举着酒杯站在窗边,怕冷似地披着一件不合时宜的毯子。




“你还好吧?”Bucky放下书包,小心地走到他身边,灯光下,邪神看起来好像要消失一样的苍白。




Loki举了举酒杯,“来点?”




Bucky从柜子里拿出酒瓶和酒杯,给自己倒上,“你去哪儿了?一个晚上都没有见你。”




Loki抿了口酒,没说话。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昨天晚上我们在医院,Harry—”Bucky看到Loki的表情,急忙解释,“但现在已经没事了,好好休息的话,后天就能回来了。”




Loki没有表示,只是又喝了一口酒。




Bucky皱眉,他伸手去拿Loki的酒杯,却突兀地停下,Loki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到自己的露出的手腕,青白的皮肤上是深深的勒痕。




他冷冷地笑,“想看看其他地方吗,更精彩。”




“他打你?!”




Loki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是处男吗?”




Bucky被噎住了,他举起酒杯一口灌下,四肢沉重地倒在沙发上,“哦,饶了我吧,我不想听我室友的性生活。”




Loki用一声嗤笑作为回答。




片刻的沉默后,Bucky终究耐不住好奇,“所以你这样,我是说像个一肚子怨气的小女友,是因为……你知道的,他不给你付信用卡账单,还是他在餐厅里和别人调情被你逮到?千万别告诉我是因为他不愿意跟你结婚。”




Loki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他,“所以和自己的哥哥做这种事在蝼蚁星球完全没问题是吗?”




“哦,得了吧,他又不是你的亲哥哥!”




“这就是问题所在!”Loki难捺激动,他挥舞着空杯子,努力不让自己尖叫,“我不是他的弟弟,我是一个战败国的弃子,肮脏血统的冰霜巨人,我的父亲从来没有把我列为王位继承人,而我真正的种族把我当做一个背叛者,我是一个……一个……我什么都不是……除了我那伟大的、万人敬仰的未来国王哥哥心血来潮时候的玩物!”




“嘿嘿,冷静点。”Bucky上前轻轻环住他那激动的室友。




他拉着他在沙发上坐下,试探着说,“我不知道,你从来没有告诉我这些事。”




“你现在知道了。”Loki冷冷地说,“我根本不是什么阿斯嘉德的王子。”




Bucky沉默了下,忽然笑起来,“这也没什么不好,不过,你确实能像艾丽莎那样控制冰雪吗?”




“哦,闭嘴吧,Barnes。”




Bucky轻笑,他拿过酒瓶,重新给他倒上酒,“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昨天晚上我和Peter揍了 Osborn公司的人,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关心过Harry的死活,Harry的父亲在他13岁的时候就去世了,Harry是继承人,但却被架空了,他们把他扔到了这里,不让他参与公司的任何事情。”




“……你想我们去干掉Osborn公司的人?”Loki试探着问。




“不!”Bucky翻了个白眼,“我是想告诉你,你没那么惨,这里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烦恼,不,不仅这里,你口中的蝼蚁星球每个人都过着糟透了的生活,权力,金钱,美丽,甚至健康,都是很多人完全得不到的东西,亲爱的神,你已经很幸运了。”




Loki冷哼一声,他嘟囔道,“我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到了你。”




Bucky僵住了,他慢慢转过身子,看着消沉地转动酒杯的邪神,“……我有种被猫咪蹭了一下的感觉。”




Loki撇撇嘴,“可是我比较想换成成为阿斯嘉德之王的那种幸运。”




 




TBC





评论

热度(127)

  1. 颗颗口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