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颗

开始前结束(七)

口罩:

白老师说(并没有说过,有时候你也不知道这个人在你心里有多重要,所以你们会伤害对方,但总有一天你们会意识到的。咱们小盾只是还没有意识到


 


7.Loki


命运。


这个词灰扑扑的,不讨人喜欢,它总是故事的开始和结束,即便此刻花香四溢,微风和煦,但那匆匆而过的云,花瓣下的阴影,日光倾斜的角度,风吹动门扉的吱呀声……像某种预言,絮絮低语,透露着一切已在悄然酝酿。


直到秒钟走到那一格,上帝手指轻弹,故事如多米诺骨牌一样,往最坏的结局倒去。


 


上课不方便电话,今晚我在Red lantern定了餐。人很多,我得去占位置,你自己过来可以吧?


Man,收到我的留言了吗?猜你还在上课,这里真的超多人,还好我来得早,我点了你最爱吃的奶油盐焗鸡,说实话,我饿死了。


我先吃了一个寿司,为什么中餐馆里有寿司买?


Sam说你大概已经下课了,人都走光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你该不会是约会去了吧,哈哈?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对吧?


接电话!


也许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你在哪?还好吗?


我来找你。


 


 


Loki从他愚蠢的哥哥怀里溜出来,像童话里一样变做一只青色的画眉鸟,扑棱着翅膀停在因为酒与性而满足的昏睡的王子胸前,歪着头轻轻跳了几步,黑色玻璃珠似的眼睛闪着嘲讽的光。


这熟睡的男人完全不担心他如毒蛇的情人会用柔滑的爱扼住他的脖颈,抑或是把淬了毒汁的匕首送进他过分宽广的胸怀,金色的胡茬和雄狮鬃毛似的长发让他摆脱了少年的稚嫩,但那孩童一样舒展的表情却诉说着不合时宜的赤子之心。


让Loki恨不得在他心口狠狠抓上一道。


画眉厌恶地一爪子踩上雷神的脸,在Thor咕哝着“别闹,弟弟”声中展开翅膀,飞出了窗户。


黑色的天空,飘着细细的雪,路灯上、椅子边已经开始积起晶莹的白色,到处是人群的欢声笑语,音乐和酒香一起漂浮在空气中,不知道哪个超能力者让学校里到处开起了玫瑰,一团团,一簇簇,瘟疫公司一样悄悄传播着爱情病毒。


真令人恶心。画眉百无聊赖地在收拢翅膀,停驻在一棵树上,他一边梳理着羽毛,一边想着如何作弄一下过往的爱侣—


“你知道吗,有时候你就是个傻瓜,Steve Rogers。”


画眉因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顿住了,他从翅膀下探出头,一身红裙的Peggy拉着Rogers来到了喷水池边,他们在灯光和水流组成的光影中似要演出一场莎翁情话。


 


 


“你知道吗,有时候你就是个傻瓜,Steve Rogers。”Peggy的抱怨过分温柔,让Steve不知道该如何解读。


“虽然我跑得有点慢,但容我说一句,我的智力测试绝对没有问题。”


“哈哈,这很好笑。”Peggy翻了个白眼,她在水池边的台阶上坐下,红色的裙子顺势流泻一地,她晃了晃脚,好像脑海中自有旋律,轻快地,带着芬芳的旋律,让今夜的她比往常显得年幼了不少。


“为什么不约我?”


Steve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击中了,他和Peggy之间那些似有若无,胶着已久的情愫因为这问题终于被完全放在了两人面前,他低下头,年轻的女孩正抬头看他,被喷泉撞碎的灯光全落在她的眼睛和睫毛上,湿漉漉地让Steve想要伸手碰触。


“我以为……我不知道,有一次,我听到你说你要和Howard去吃芝士火锅,我猜那之前我以为自己有机会。”Steve老实坦白,并且吃惊于此刻才意识到的嫉妒。


Peggy摇着头笑,“芝士火锅很棒,我那天很开心,还有Clint,他吃得最多,你想知道的话,还有我的同事Coulson。”


Steve傻站着,看着美丽的女特工双手撑地,仰起头笑,“承认吧,你就是个傻瓜,Rogers。”


“那不是个约会?”


“不是。”


“所以……你在等我约你?”


“可以这么说。”


“咳咳,我不知道。”Steve尴尬地摸了摸脖子,“拜我的身体所赐,我从没成功约过一个女孩。”


“嗯哼。”


“那么,你周六有空吗,我们可以一起过周末,这样怎么样?”


“勉强及格,Rogers先生,还需要多练习,而我,会辅导你。”


他们一起笑起来,完全没注意那滑出黑暗的阴影。


 


“当你看见一样的夜莺,闻到诱人的香,见到美丽的花朵,带着枷锁的她们却有着妒忌的眼光,用黑色的泥土粘满你的全身,让王子遗弃他曾经深爱的姑娘。”低沉的女声吟咏着诗句从黑暗中浮现。


Steve和Peggy循声望去,一个棕色头发的女孩不知何时出现在喷泉一侧,她穿着如永夜般的长裙,苍白的皮肤,绿色的哀伤的大眼睛,红嫩的嘴唇带着忧郁的弧度,她看起来熟悉又陌生,幽怨又恐怖,美丽又恶毒,仿佛被抛弃的新娘,又如同堕落的公主,若你出声询问,她便飞奔进魔女的森林,再无处可寻。


那女孩从水幕下走出,径直向Steve走来,Peggy警觉地上前一步,但那幽魂一样的女人转瞬已经到了Steve面前,她伸出一只苍白的纤细的手,握住Steve的肩,低下头去,“当爱情违背了他的誓言, 当你的绝望化作一颗颗复仇的泪水, 谁会在意谁曾经走过你的心房。”


“你是谁?”


女人勾起嘴角,“多么美好的一幕爱情剧,怎能缺少一个反派,我愿意做那只黑天鹅,让有情人不得好死。”


Steve皱眉,他退后一步,沉下脸,“你究竟是谁?”


女人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忽然眉眼动了动,露出真诚而喜悦的笑脸,一往情深地看着对面的男孩,轻轻叫了一声,“Steve。”


Steve愣在当场,心跳得喘不过气,“Buc—”


“够了,Loki Odinson!”Peggy打断这荒谬的表演,她上前一步,扳过女孩的肩膀,瞪着她,“这个恶作剧一点也不好玩。”


女孩转过脸去,柔情蜜意早已消失,只剩下冷峻,她抬手握住Peggy扶在她肩上的手,温柔抚摩,“这的确不好玩,Peggy Cater。”


下一秒,年轻的女特工感到一阵剧痛,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她勉力支撑起自己,眼前最后的画面,黑衣少女已经不见了,转而代之的是穿着阿斯嘉德戎装,身戴头盔的邪神,手拿权杖,冷冰冰地俯视她。


 


Tony stark不属于任何人,他和他的铠甲自有约会。他们在国会山吃了一个汉堡,这会儿飞过云层,带着屁股后头的侦察机玩了几个花式飞行后,落到了天空学院巨大的图书馆天台上。他抱臂而立,俯瞰学校迷蒙的夜色。


一半人已经在上床,而另一半人正在上床的路上,多么无聊啊,这些可悲的学生,他们只能在这样一个全世界贩卖荷尔蒙的夜晚获得一点身体和心灵的慰藉,而他的酒店套房外排队等着一整个年度的封面女郎。


爱情,太无聊了。IronMan不知道自己和邪神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共鸣,此刻正想着如何打断那些三五成群的鸳鸯,让他们看看什么才是最酷的,却忽然被一阵骚动吸引了注意力。他飞下高楼,向那热闹处驶去。看到的一幕却让他大吃一惊,邪神把他的朋友Steve困在半空中,正要用那闪着寒光的权杖触碰他单薄的胸口,而不远处Peggy晕倒在树下。


“嘿,驯鹿,干嘛不去和圣诞老人约会呢?”Tony大声说,他脚步落地,抬起手掌,一道激光脉冲伴随的巨大的爆炸,让整个喷泉刹那间变成了一个坏掉的盥洗池,水流喷涌而出,夹杂着飞溅的碎石,暂时阻止了邪神的黑魔法,Steve狼狈地摔在地上。


被打断的Loki不耐烦地转向Tony,他大步而来,手中的权杖半点没有犹豫地指向Tony,在Iron Man怀疑这家伙是否会讲同学情谊前,就在Tony胸前炸出一朵明亮的花。


“Really?我们还一起上生物课呢!”Tony缓慢地倒下,还不完备的铠甲前胸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凹陷,屏幕上闪耀了几下,彻底死机。


邪神满意地走上前,看着捂着胸口,跪在地上喘气的Stark,眯起眼,“别多管闲事,罐头人。”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Steve是James Barnes最好的朋友,谁是James barnes来着?哦,Bucky,你的室友Bucky!”


Loki因为这话迟疑了下,他歪着头,想了想,看着Tony,露出毫不真诚的抱歉表情,“不管你信不信,我比你,还有那个躺在地上的Rogers,更在乎Bucky。”


他说完便不再看Tony,转身朝挣扎的Steve走去,继续未完成的魔法。可事情总是没那么顺利,一支箭矢插划破夜空稳稳扎在他脚下。Loki转过脸,Clint的箭和Natasha的枪都指着他,这对特工情侣不知何时出现,此刻正小心地靠近他,一步步形成合围之势。


Loki摇头,“你们的准头倒是都不怎么样。”


“也许因为我们都不想惹怒Dr.Banner,大块头讨厌学校里流血。放下武器,Loki,别把场面搞得太难看。”


“b-i-t-e me。”Loki舔了舔嘴唇。


没等特工们有所动作,忽然起风了。摇晃的树丛扰乱了一地灯影,玫瑰一朵朵慌张的颤动,远处云层间开始闪烁出明明灭灭的光,邪神抬起头,不自然地咬了咬嘴唇,他不再和特工们纠缠,直直朝Steve走去。


可惜已经晚了,闷闷的雷声在天空上滚过,越来越近,在Loki有所动作前,金发的雄伟雷神从天而降,沉重地落在这片过于热闹的僻静之地。


“Hi,Thor,来接你的小猫回家吗?损坏公物的费用我会电邮给你。”Tony凉凉地和雷神打了个招呼。


Thor抱歉地对他行了个礼,转身面对Loki,脸上难看,“弟弟,道歉,然后跟我回去。”


“滚开,Thor。”Loki绕过挡道的Thor,可惜雷神一把拽住了他的衣襟,把他拉到了控制范围内。


“Loki。”他沉下声音。


Loki盯着Thor,咬牙切齿,“放手,Thor,收起你那副主人的嘴脸,我不是你的宠物狗。”


“Loki!”雷神生气的大吼,声音大到Tony都不自觉皱眉,他立刻后悔了,特别是此刻看着弟弟苍白瘦削的脸,他放柔声音却依然严肃,“别闹了,Loki。”


“你真以为我不会伤你?”Loki轻轻说,在Thor不解的目光中,把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刀子送进了他的腹部。


Loki看着Thor睁大眼睛,低下头去,似乎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他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他看着这些人,他那一帆风顺把他一生笼罩在阴影下的哥哥,那对和学校里其他人一样从不正眼打量他的情侣特工,那个简简单单拥有一切藐视一起的天之骄子,那个偷窃爱情的女贼,那个背叛誓言的男人,还有不知所谓的自己。


他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Bucky,他只想立刻见到他,然后他们可以一起喝一杯,而Bucky会告诉他,该怎么做,他转身离去,可是一瞬间身后传来响动,在他意识到危险前,一股力量狠狠撞向他的背部,他被带着飞了出去,沉重地倒在地上,什么东西压在他背上,让他动弹不得。


他听到脚步声,勉强抬起头,Clint和Natasha举着武器小心地靠近他,而不远处雷神一手捂着腹部一手垂在身侧,他的锤子不见了。


他的锤子正沉重地压在弟弟身上。


 


TBC


Lok先来

评论

热度(98)

  1. 颗颗口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