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颗

开始前结束(八)

口罩:

8.Bucky




Bucky在医疗实验楼走廊上找到Steve。小个子男孩颓唐地坐在地上,一只手搭着膝盖,瘦弱的肩膀耸立着,像雏鸟一样可怜。Bucky因为担心过度而产生的委屈在看到那惨兮兮的模样后迅速地流逝了,只剩下疲惫和忧虑。




“hey。”他走上前,在Steve面前蹲下,轻轻揉了揉他的肩膀,柔声问,“我听说你们打架了,你没事吧?”




Steve揉了揉眼睛,嗓音沙哑,“我没事,但Peggy受伤了。”




“到底怎么回事?他们说Loki袭击了你们,发生了什么?”




Steve摇头。这时,身后的门开了,几个医护人员走了出来,Steve迅速站了起来,动作过快甚至踉跄了一下,Bucky赶忙扶住了他,但Steve轻轻推开了他,侧身快步走进了房间。




Bucky慢吞吞跟着挪进病房,他并不特别喜欢Steve这么关心一个人,虽然Steve就是一个大好人,他救助受伤的小鸟,喂路过的流浪狗,还义务看护邻居家的小孩,但一个漂亮女孩,就是不行。Bucky撅了撅嘴,看到Pegyy脸色苍白的昏睡在床上那点同情正在一点点蒸发。




他一定是被Loki那个小坏蛋传染了。




他在Steve弯腰想要做什么前,快步走了上去,拉开了男孩,“别打扰她,我打赌她醒过来会痛的要死。”




“我只想看看—”




“看,不能给她帮助。睡眠,可以。”Bucky拽住Steve,往门口走去,“让她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再来看她。”




Steve被拉着往前走,但仍试图争辩,“可是也许她醒过来,会想看到我。”




Bucky停住了,他转身,盯着Steve,“为什么她醒过来的时候会想看到你?”




Steve望着Bucky,他的好友瞪着那双过分大的眼睛,一瞬不瞬望着他的样子,这景象忽然和早些时候Loki幻化成的少女身影重叠了。




当爱情违背了他的誓言, 当你的绝望化作一颗颗复仇的泪水, 谁会在意谁曾经走过你的心房。




Steve不明所以地畏缩了下,错开了目光,“我—




“是这儿吗?”Sam的声音传了进来,门随之被推开,Sam和Tony走了进来,后面跟着Natasha和Clint,一下子让病房变得拥挤不堪。




Steve在他们想说什么之前,比了比手势,众人有默契地退出了病房,把安静暂时还给了昏睡的Peggy。




合上病房门后,Steve关切地询问起了Stark的伤势。




“呃,我看起来像有事的样子吗?不过谢谢关心,anyway,感谢Loki,帮我发现了铠甲存在的问题,我考虑在处理器上—”




“闭嘴,Stark。”Natasha低声打断了Tony,她上前一步,看着Steve,扬了扬下巴,“那么,理由?”




“什么?”




“Loki为什么会袭击你们?”




很好,Natasha问出了所有人想知道的问题,现在大家都把目光聚焦在Steve身上,特别是Bucky,问题乘以2,这个一直护着他的好友,此刻目光如炬地盯着他,比谁都可怕。




“我不知道……我和Peggy在喷水池边聊天—”




“你和Peggy在喷水池边聊天。”Bucky缓慢地复述,Steve觉得那种不明所以所以的畏惧感再次出现了。




“约会。”Tony轻佻地撞了撞Bucky,顺便给了Steve一个恶心的眼神,“你为她画画了吗?”




“什么?”Steve慌乱地说,他小心地不去看身旁好友的眼神,无力地解释,“我们……然后Loki出现了,他变成一个女人—”




“女人?!”Sam夸张地重复,“好看吗,一个阿斯嘉德的美女吗?”




好看,跟Bucky一样美,Steve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双湿漉漉的幽怨大眼睛和红嫩的嘴唇,同时那种心虚和诡异的发现了什么的兴奋让他呼吸不畅。他努力不让自己去偷看Bucky,虚弱地说,“然后他攻击了我们,之后Tony出现了,接着是你们,最后是Thor。”




他草草地说完,就闭上了嘴。他的朋友们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最终Stark总结道,“well,事情很明白了,我们的Steve男孩和他的女神在约会,正在他把手放进她裙子里时候,Loki,我们的恶作剧之神出现了,他想要和这对小鸳鸯开个玩笑,但是Peggy显然不喜欢这个玩笑,而Loki小公主就是这么任性,他生气了,之后fight,fight,令人沮丧的发展。我喜欢美女的那部分!”




Steve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除却Tony式的夸张,那确实如此,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解释,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解释。




但他确实想要解释,仅仅是对bucky。




“James,你真应该好好看着Loki,他和行走的炸弹一样。”Sam抱怨道。




半天没说话的Bucky,听闻这话向他望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那总是挂在嘴角的笑容消失了,让他看起来有些陌生,“loki不是我的宠物。”




他说得缓慢而低沉,让sam迅速闭上了嘴,有没有人说过某些时候的Barnes很吓人。




“我要去看看Loki。”Bucky忽然说,他转身就走,甚至忘了和朋友们说声later。




 




 




“Bucky!”Steve在楼梯上叫住了他的好友,Bucky转过身,Steve站在楼梯口,他迟疑地收住脚步,一只手扶住扶手,“你还好吧?”




他们之间隔了三步台阶,但Steve就只是站在那里,他等着Bucky走回来,搂着他的肩,俯下身去寻找他的目光,告诉他,他很好,别担心,就像每一次一样。




走过去的总是Bucky,而Steve,他是站在原地的等待的那个。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Bucky平静地问。




Steve微微张开嘴,接着急忙低头摸索着身上每个口袋,“糟糕,我一定是把手机落在哪里了……你打过我电话吗,我的天—”




“bucky?”再抬起头,台阶上的人已经不见了。




Steve探头往楼梯井看下去,叫道“Bucky——”




那声音迅速地坠落,转眼便无处可寻了。




 




 




银色的手环在接触到皮肤后迅速地合拢了,两端严丝合缝地咬合,找不到一丝缝隙,精密的小玩意。




“喜欢我什么都不穿,戴着它的样子吗,哥哥?”Loki慵懒地坐在椅子上,无视那群忙忙碌碌为他"装扮"的人,只是勾起嘴角,一瞬不瞬地盯着Thor。




Thor面色凝重,他避开Loki亮得骇人的眼睛,把目光落在那被银环装饰的手腕上,沉声道,“这不是永恒,Loki,但你必须为自己所做的接受惩罚。”




一旁的Dr.Banner示意工作人员离开后,走上前,他面容依然温和,只有额头上的一点点细密汗水能看出他的烦躁,“Loki的手杖也暂时交由我们看管,他的超能力会被无限期禁锢,同时也会有一个月的停课,相信我,这已经是对他最轻微的惩罚了。”




“何不把我交给我哥哥,他有许多更棒的花样。”Loki舔了舔嘴唇,暗示地张开双腿。




博士摇了摇头,他拍拍Thor,便和其他人一起走出了房间。




Thor目送他们离开,终于把目光转向他那淘气的弟弟,他走上前,在Loki面前半跪下,即便这样,庞大的身躯依然充满压迫感。他的双手扶住Loki的肩膀,一寸寸滑下,最终握住了那双被银环束缚的细瘦手腕,像一对更厚重更滚烫的腕拷,锁住他。




“你到底想要什么?”




小王子看着他,“我与你并无不同,Thor。”




Thor深深望进那双让他疯狂的眼睛里,“王座和你。”他最终叹息地承认。




“王座和你。”Loki微笑点头。




 




 




那幅画,那些画,散落在床上,美丽的Peggy Carter,伫立在窗前,走过草地的背影,微笑的样子,挑起的眉峰,红唇,玫瑰,玫瑰,玫瑰……




但他还记得收好它们,把它们一张张按顺序放回去,他并没有弄乱它们,或者偷走它们,烧掉它们,他不是这样的人,他把那些画册重新放回书架上,就和他帮助Steve搬家时做的那样,和那些旧的藏有很多Bucky Barnes画册的放在一起,放在他们都喜欢的时间简史边上,放在他送给Steve的有星星图案的马克杯边上,放在他们一起拿到的NYY的签名边上。




他摸了摸床头边他们的大峡谷合照,每一次来,他总是忍不住那样做,并不是说Steve有了女朋友,他就不被允许这么做了。




也许以后床头柜上会有其他人的照片,那他就会问Steve把照片拿走,这本来就是他们的合照,他有权要走,他会把它拿走,他不要他们的回忆被放进抽屉里,也不要被别的更好的未来挡住了。 




他讨厌这样。




最终,他和从前一样把床单抚平,站起来,离开。




打开门的那刻,Bucky感觉到有什么在身体里塌陷了。








TBC





评论

热度(113)

  1. 颗颗口罩 转载了此文字
  2. 颗颗口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