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颗

家庭问题11

口罩:

第一场小雪后,洛基终于可以出院了。


巴奇开车去接他,两人收拾了大包小包,商量着待会去哪里庆祝他出院。没想到,刚走出医院大门,就看到史蒂夫·罗杰斯捧着一大束花从出租车上下来。


医院门口一向开阔,方便各种推着抬着簇拥着的病人被送进来,因此想要假装没看到是不可能的,能稍作掩体的绿植,最近也在五米之外。


问题是巴奇这边还在思考怎么借着人群从前夫身边混过去,他的至交好友已经开心地大叫,“史蒂夫,这边!”


巴奇不可思议地转头看他,洛基无辜地眨眨眼。


这功夫,史蒂夫已经迈着长腿走到他们身边,他把手里的花递给洛基,微笑得体,“我不知道你今天出院,真不好意思,之前一直在外出差,昨天和索尔电话,才听说你住院了。”


洛基接过花,趁机把所有的包都塞给巴奇,他上前一步,挽住史蒂夫,“这不是出院了吗?来吧,我和巴奇正打算找地方庆祝呢,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三人到了停车场,巴奇默默地把行李放进后备箱,关下车门,史蒂夫走过来。


“我来开车?”


巴奇想不出有什么理由拒绝,他从口袋里翻出车钥匙,递给史蒂夫,alpha接过,在掌心里颠了颠,“我的律师告诉我,我想的话,可以拿回车子和房子。”


巴奇怔怔地看着他,阳光很大,明晃晃地好像一个白色的梦。


“我说,为什么不呢?”史蒂夫笑着把钥匙在手指上转了一个圈。


 


巴奇沉默地坐在副驾,听着史蒂夫和洛基愉快地交谈。那天分别以后,他以为这会是一个结局,至少是一个休播,就像电视剧一样,瑞秋和罗斯拥抱在一起,背景音乐响起,未来还是会有很多麻烦,但编剧们决定要去度假,于是麻烦就可以晚一点再来。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喜爱故事,故事可以停下,但生活永远不会。


巴奇转过脸,这个角度的史蒂夫是熟悉的,开车的时候他总是坐在副驾,每当他从一片风景中回神,从短暂的小憩中醒来,换歌的时候,遇到红绿灯的时候,或者仅仅是想要看看史蒂夫完美的侧脸曲线,他转过头,都能看到史蒂夫认真开着车。他转动方向盘,换挡,踩油门,在那些前进的间隙, 他会转过脸给巴奇一个温柔的微笑,有时候他倾身附上一个轻柔的吻,有时候他弄乱他的头发,好像他们还是十几岁。


就像此刻。


史蒂夫转过脸,他因为和洛基闲话家常露出的浅淡愉悦在遇到巴奇的视线后,变成一个真正的微笑。


“后悔吗,巴奇?”


他忽然说,突兀地仿佛一直准备着,仿佛见面以来那个礼貌得体,随和自然的史蒂夫全是伪装的。


而巴奇那充满爱意和怀念的眼神把他好不容易裹上的伪装撕得支离破碎。


他怎么敢,在做出那些事后,再这样看着他。


 


车厢里一瞬间安静下来,那些浮皮潦草的对话像肥皂泡一样破裂,没有声响,洛基闭上嘴,他环抱胳膊靠在座位上,终于也放弃了粉饰太平。


巴奇转过头,他盯着前方,车流拥挤,却无声,他好像在深海中浮潜,他疑惑自己张开嘴,为什么没有气泡。


“别这样,史蒂夫,不是现在。”他最终说道,停了一下,伸手打开收音机,几乎是在乞求,“不。”


沉默的空气是有重量的,在这三人的车厢里快要压迫地让洛基率先死过去(他刚出院好吗?有没有人为他考虑一下),这时候收音机还在火上浇油。


“上周以来,保守人士又再次冲击圣琼斯Omega护理医院,与医生病人发生肢体冲突……这是今年以来保守派第四次袭击医院,今年正值选举年……圣琼斯Omega医院是本州最早施行标记解除手术的医院,自2002年以来有562名Omega在这里施行了消除标记的手术……”


“别担心,我会陪你去签字的。”史蒂夫淡然地说,“我听说解除标记需要alpha的签字,是这样吗,巴奇?”


“史蒂夫。”


“也许再过几年,就不需要了,社会在进步,到时候你自己就可以去做,但是我猜你等不及了。”


“史蒂夫……”


“等不及离开我,等不及开始新生活,等不及纠正这个错误,等不及—”


“史蒂夫!”“红灯!”


洛基的提醒被巴奇的声音盖住,但没关系了,他们的车已经狠狠撞上前面等红灯的车,洛基摇下车窗探出头去,很好,还是一辆宾利。


 


巴奇愣愣地看着史蒂夫,alpha盯着红灯,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一拳砸在方向盘上,懊恼地解开安全带下车,前面的司机也打开车门走出来,那家伙跟浩克一样大,此时因为生气就快要变成绿色,他挥舞着双手,怒火中烧,“你们他妈的是眼睛长在屁股上了吗,还是根本就是没带脑子就敢上路开车?”


“对不起。”史蒂夫道歉,他弯腰查看宾利的车屁股,“这是个意外,很抱歉。”


“意外,意外就是把你的头往别人的屁股里塞吗?你这蠢货!”


巴奇打开车门,跳下车,“你他妈嘴巴放干净点。”


史蒂夫挡在巴奇前面,“真的很抱歉,是我们的责任。”


对方盯着巴奇,愣了一下,更凶地吼道,“我和你的alpha说话,你有什么资格插嘴,你这肮脏的Omega婊子。”


 


十分钟后,巴奇看到朗姆洛从警车上下来,他下意识地转头去看洛基,果然他的至交好友坐在车上冲他扬了扬手机,用口型说,“不用谢我。”


巴奇默默地把这笔账记下,不过此刻他有更麻烦的事情要处理。


宾利司机捂着脸冲上前,因为被打掉了门牙,说话漏风,但他仍然竭尽全力和警察控诉那个金发alpha如何对他进行人身伤害,他的Omega都拦不住他。


朗姆洛挥挥手把他丢给同事,他叉腰走上前,对讲机敲了敲大腿,啧啧赞叹,“干得漂亮,罗杰斯先生,先是撞了别人的车,接着打伤司机,确实是一个好公民应该做的。”


“布洛克—”巴奇小声说。


史蒂夫抬手阻止,他已经恢复平静,此刻伸手捋了捋汗湿的金发,冷淡地说,“让你的同事过来处理,警官。”


朗姆洛盯着他,“为什么?”


“我和你有私人恩怨。”


真他妈够坦荡的。朗姆洛感觉到对方身上的信息素,那种“我是来真的,你他妈的给我小心点”的信息素,他咧开嘴,“试试看,甜心。”


史蒂夫站直了身子,巴奇紧张地上前一步。


 


好在这时,朗姆洛的同事跑上前,他古怪地看了巴奇一眼,然后凑近朗姆洛,“事情比较麻烦,那宾利不是他的。”


“那是谁的?”朗姆洛不耐烦地问。


同事示意他看,宾利后车门打开,一个男人从车里走下车,他理理衣襟,摘下墨镜,红嫩的嘴角不高兴地往下坠着,灰蓝色的大眼睛转了一圈,在看到朗姆洛后,立刻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操。”朗姆洛小声咒骂。


而巴奇的目光在对方的嘴角和眼睛上逡巡,忽然福至心灵,盯着朗姆洛,“他是杰克?”


“谁是杰克?”史蒂夫问。


没人回答,因为年轻的宾利车主已经走到他们面前了,他显然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他的目光从朗姆洛身上滑到巴奇身上,又同样逡巡过对方的眼睛和嘴唇,大概也同样明白的了什么。


“等着坐牢吧,罗杰斯先生。”


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同样是私人恩怨。




TBC


醋海翻波

评论

热度(238)

  1. 颗颗口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