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颗

人间最苏男主 他其实也是呆头鹅

.:









峰少送过很多礼物给她。








有价值千万的烟灰宝石颈链。




有成千上亿的项目。




有至关重要的股权转让书。东安那百分之六十的股权占比不仅仅是让她与东安躲过股劫,更借由此重新洗牌东安内部话事权,自此之后,她手握东安




命脉,再也无人掣肘。




至于那场覆城股灾,则将那些曾经对她不利或者企图对她不利的人事物连根斩除。






甚而千山千海,璀璨灯火,一一拱手。








她的反应却始终平淡。




颈链只戴过一次。




项目照常按例处理。




便是股权转让书,也不过博得一句,‘替你收拾烂摊子’。








峰少好气馁,窝在沙发里,抱着盒子,狠狠吃饼发泄。






她回到家,看见桌上一盒饼,问,这是?




峰少一边吃饼一边说,你上次说过想吃的那家饼。




她疑惑回想,上次……?




峰少说,你上几日看杂志的时候提过的那家。




她一怔,伸手拿起饼盒,看见地址,说,元朗?你去元朗买?




峰少说,对啊,味道还可以,你尝……




她放下饼盒,走到他面前。一手扶住沙发背,俯下身,轻轻亲了一下他的面颊。




峰少手一松。




呆住。




半块饼落地。




她转身去二楼。




峰少捂住被亲的那边面颊,愣愣的看着她上楼。










……现在去把那家饼铺买下来。来不来得及?







评论

热度(241)

  1. 卡束斯嘎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承包骨科医院的男人
    .:
  2. 卡束斯嘎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承包骨科医院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