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颗

【盾冬】教你养一只巴基宝宝.番外.六一儿童节

青木墨未:

赶个末班车
————————————————————
小巴基从睁开眼睛那一刻就爱上了六一儿童节。


那会儿太阳已经透过他们的蓝白色格子窗帘投在了床上。他整张脸还埋在柔软的枕头里,奶白色的绒毯只盖住了小肚子。小家伙迷迷糊糊的,一只手被叫他起床的男人抓在手心里,另一只手塞在了枕头下面。


这个姿势舒服极了。如果不是注意到了那个散发着诱人甜香的慕斯蛋糕,他准要再睡一会儿。


他和史蒂夫平时乱七八糟的床头柜上此刻什么也没有,除了一个小小的,看上去就很美味的星星蛋糕——一半是红五星的图案,一半是美国队长的盾牌图案。


很漂亮的蛋糕。不过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块蛋糕上绝对涂了足够多的奶油,还在中间塞了好多美味的水果碎——巴基眨巴眨巴眼睛,很快就从梦里清醒了。


史蒂夫把今天过节的小冬日战士拦腰捞了起来,放在自己腿上,动作熟练地给他穿袜子。


小巴基两条小细腿在男人膝盖上甩来甩去,他靠在美国队长身上,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史蒂夫亲了亲小东西可爱的小发旋,用下巴把他睡得翘起来的头发压了下去。


“今天是六月一日,是儿童节。”他停顿了一会儿,仿佛这简简单单的一句祝福也要斟酌语言似的,“节日快乐,我的巴基。”


他不确定巴基恢复后会不会对现在的自己过这个节日感到开心,但是史蒂夫还是决定让小巴基像每一个小孩一样,在这一天快快活活的。


他十分确定他的宝贝现在就需要这个。


而无论巴基变成了什么样子,处于何种状态,史蒂夫总是乐意把所有别人有的也都给他。


如果他没有朋友,史蒂夫就做他的朋友。如果他没有亲人,史蒂夫就做他的亲人。如果他变成了幼童,对这个世界感到茫然,史蒂夫就做他的父亲(或许能兼任母亲)。如果他需要一个爱人,史蒂夫就做他的爱人。如果他需要一个家,史蒂夫就给他一个家。


而现在全美国的孩子都在为六一儿童节兴奋的尖叫。那么他的巴基也得有一个。


“这是节日礼物吗?”小东西两条胳膊反手搂住史蒂夫的脖颈,“这个星星蛋糕?咱们两个人可以把它都吃掉吗?”


“这可不是节日礼物,礼物还在后面呢,巴基。”男人把他的绿眼睛小男孩夹到盥洗室里,放在一个小板凳上好让他够得到梳洗台,“今天我们可以把它都吃掉。今天我们不考虑蛀牙的问题,好吗?你开心就行。”


小东西小小的欢呼一声,他飞速的洗漱完,然后就跳下小板凳跑回了他们卧室里面。


史蒂夫露出了一个纵容的微笑。他也把自己的洗漱用具从架子上拿下来,开始收拾自己。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当他走出盥洗室的时候,那块圆圆的小蛋糕还是完整的,连奶油都没有少上一点。


最爱甜食的小男孩只是抱着枕头盘腿坐在床头眼巴巴的看着,而不是像平时那样,飞速的解决掉他被允许吃的一切奶油,芝士和巧克力。


“这个很漂亮,”小巴基解释道,“我想等你一起吃。你吃五角星的那一半,我吃星盾的那一半,好吗?”


美国队长身上的干劲简直能支撑他到天上去给他的小男孩摘星星,何况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


于是他们一起享受了那块慕斯蛋糕,以及一片淋着柠檬汁的煎鱼,半只羊腿,两杯新鲜的果汁,还有两只涂了蜂蜜的椒盐土豆。


出门之前小男孩被特意打扮了一下。史蒂夫给他穿了背带短裤和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小皮鞋,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巴基上身穿的白色小短袖在背带下拉整齐。


那柔软的一小团布料对他的两只手掌来说过于迷你了,他简直怕自己力气稍微大一点就把这娃娃衣服一样的小短袖小裤子扯破,于是只得像对待它们的主人一样小心翼翼。


装扮一新的小男孩看起来英俊又乖巧。


美国队长试图谦虚一点,他本来不想这么说。但是他没忍住一路上逢人就表达一个观点——变成小孩子的巴基真是世界第一可爱。


他还试图证明自己挺客观的:“我一路上看到很多小孩。我觉得每一个孩子都非常可爱,他们像一个个小精灵,或者来人间写诗的小天使。但是显然,巴基还是有点特别。”


他可能不需要演讲稿就能即兴歌颂一下巴基的可爱之处,不重复不赘述的说上半个小时。但是他忍住了,他简短的总结了一下。“他真是可爱的过分。我想他是这个星球上最甜的小孩。可能我该每天给他过一次节日。”


巴基的眼睛“吧唧”一下亮了,“那么每天都有星星蛋糕吗?”他问。


“所以我放弃了每天给你过一次儿童节的想法,”伟大光明正义的美国队长随口忽悠小孩,“我可不想我可爱的吧唧嘴里的牙齿都掉光啦,每天只能喝没有糖的牛奶麦片。”


猎鹰给了他的队长一个白眼,他把小男孩接到自己手上,打量了他一番。


他们已经很熟了。


在不是敌对方的时候,这两个人的性格其实都很容易讨别人喜欢。尤其是在冬日战士缩水以后,他记不得跟猎鹰空中作战的事了,变成了一个有点忧郁又十足可爱的小孩子。于是猎鹰像每一个好叔叔那样有趣又温柔。


小男孩被举在半空中,他伸手去抓猎鹰鼻梁上架着的墨镜,然后戴到自己脸上。


型号实在是有点不匹配,那副墨镜一直往下滑。小巴基得用手扶着它。


“天变黑啦!”他笑嘻嘻地咕哝,然后把墨镜戴回山姆脸上,“天又亮啦!”


“非常有眼光,先生。”猎鹰变魔术似的掏出了一个眼镜袋。里面是一副儿童款的墨镜。


“这个是节日礼物,怎么样?”他给小巴基戴在了脑门上,“这样天也是亮的。而且非常非常酷。你本来就很酷了,小帅哥。有了这副墨镜,嘿!方圆百里的妞都要被你吸引啦!”


小巴基眼睛亮晶晶的,他回过头看了一眼史蒂夫,看到男人笑着对他点了点头,于是腼腆又有点小得意的跟猎鹰道谢。


猎鹰把他放下了,他夸张的耸耸肩,“我说,这是不是太快了一点?你的魅力这么大?瞧,这就来了一个很辣的妞儿!”


旺达把一只冰棍直接朝他扔过来。


山姆毫不在意的接住了。


少女拥有的超能力绝对不止用意念控制物体。她嘴里叼着一根菠萝味的冰棍,手里还拿着另外三根,其中一根扔给了猎鹰,剩下的到了史蒂夫和巴基手里。


除此之外,她还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了些什么的大包,手里还提着一个大号的毛绒玩具。


“小可爱,你的节日礼物。”扎丸子头穿短裙的超能力少女看起来像个货真价实的中学生。她的指甲油和眼线都消失了,素面朝天,脸颊上带着因为天气产生的红晕。


她递过来的是一个成坨的美国队长玩偶,身子圆滚滚的,长着动画片里的人物才会有的小鼻子。他背着盾牌,像小乌龟背着壳一样,短短的四肢看起来憨厚可爱。


小巴基把这个对他来说实在有点大的坨子抱在了怀里,打量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美国队长,又看了一眼怀里的公仔。


“真的有点像,”他以孩子才有的眼光总结,“你们都有盾牌,而且一样可爱。”


史蒂夫不理会放声大笑的猎鹰和旺达,他眼角眉梢堆满了不要钱似的温柔,半蹲下来给小巴基擦嘴角边沾着的糖水,“你觉得我可爱吗?巴基?”


小男孩一秒都没犹豫的点了点头,“你可爱。”


他一瞬间给出了一个精准的答案,仿佛那是一个存在了很久,根本不需要思考的答案:“我觉得你是世界上第一可爱,史蒂夫。”


他漂亮而稚嫩的眉宇带着孩子式的认真,抿起的嘴角还沾着冰棍化掉的糖水。可是美国队长为了这一句可爱,这一句不够华丽不够深刻甚至有点滑稽的赞美,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融化了。


他站在这里,太阳在头顶上,朋友在身边,而巴基,他的巴基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这让他由衷地觉得世界也可以这么温柔。


他简直想把他的小男孩举起来转圈,想把他顶在脖子上跑到珠穆朗玛峰上去,想把世界展平铺到他眼前,将所有荆棘磨成坦途,他想把他过去所有的苦难和悲伤封进冰层,沉到湖底,想把天上的星星穿成字母,读成他的睡前故事,他想拥抱他,把他揣在心窝上,或者捧在手心里。


但是他最后只是不能更轻地捏了捏小男孩的肩膀,把他转到另一个方向上去。


“我的礼物是这个,”他指了指游乐园的牌匾,巨大的卡通人物在气派的大门上露出夸张的笑容,“我们把所有你想要的项目全玩一遍,好吗?这是你很多年……你很久之前想要的。你现在还喜欢吗?”

评论

热度(403)